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演讲征文 为党旗添彩为时代增辉征文展示

薪火相传 重回三峡之巅

——平安乡(县委研究室顶岗学习)叶俊

2017-10-12 20:19 来源:县委宣传部

1909年,美国地质学家、教育家张伯伦先生,到中国作了一次东方探访旅行,途经长江三峡,拍下了众多珍贵的老照片,其中有这样一张照片——《夔州古城》,留存于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个世纪。

梦夔月,千年古城追忆迭。

追忆迭,

宾阳东门,依斗熏德。

伏枕问心千千结,

漠漠故城雄关堞,

雄关堞,江水奔腾,吊脚摇曳。

任何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奉节人,看见这张照片的瞬间一定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老县城”!不错,任凭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这张一百年前的黑白照片,依然和我们记忆中的奉节老县城重合在了一起。

照片的远处是桃子山,如今也被称为“三峡之巅”。山下夔门英姿尽显,巍峨高耸的大山,被大自然鬼斧神工般辟成一道闸门,万倾江水咆哮着穿过迂回曲折的峡谷,闯过夔门呼啸东去。群山环绕之下,绿树掩映之间,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纡。据史料记载,清末湘军悍将鲍超,镇压太平天国后返回奉节老家,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大修公馆,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死后葬于奉节。由此可知,为何百年前的夔州古城,竟有如此秀丽的一面。

斟一盏记忆的茶,让往事在杯中荡涤,茶香隽永,思绪绵长。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玩耍的城门边,斑驳的城墙,盘踞的树根,青石板的街上,飘洒着唐时烟雨,萦绕着宋时记忆。奉节古称鱼复,以战国时期,汨罗江神鱼口含屈原尸体溯江而上,遇滟滪堆而返的传说得名。蜀汉章武二年,刘备夷陵之战后败退白帝城,改鱼复为永安县。唐贞观二十三年,又因刘备于此托孤,诸葛亮“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夺”的品质,改名奉节县并沿用至今。“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诗在道尽蜀道之艰时,也揭示了夔州兴盛的缘由。古时交通不便,川中天府之国,物产丰富,交通运输却只有水路较为便利,而奉节据瞿塘之险,镇全川之水,扼巴鄂之喉,地位之重要自然不言而喻,一度是夔州治所、军事要塞、经济重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随着三峡大坝的修筑,水位的不断上涨,长身鹤立江边,历经时光千年冲刷的奉节老县城,也终于为长河覆盖。但是,我们可以忘记古城的存在,却决不会忘记城市的“根”和“魂”;我们可以忘记昔日的辉煌,却决不会放弃奉节重回三峡之巅的“夔州梦”。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奉节古时因地利而兴,我们如今虽然稍显落寞,但奉节南北畅通、东西交汇的铁公水空立体交通格局即将成形,区位优势逐渐凸显,奉节迎来了以地利而复兴的机会。

古人云:“出乎史,入乎道,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一切历史问题都是现实问题,只有对奉节的历史和传统文化有了深入了解,才能坚定历史自信和文化自信,才能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不负群众的期盼与重托,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实现奉节跨越发展,打造出一个全新的“三峡之巅,诗橙奉节”的征程中勇做时代先锋,为党旗添彩,是我们夔州大地上所有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和时代要求。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据闻,在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里,就挂着文首的这一张照片。奉节,共产党人,在路上。

编辑:刘滨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