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猫儿梁”

2017-09-15 16:08 来源:中国奉节网

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猫儿梁”

——四登猫儿梁访贫记

作者 李佳新

2017年8月19日下午4:30,我受县文化委邀请,前往奉节县云雾土家族乡参加由县宗教侨务办公室、县文化委、县旅游局主办,云雾、太和、龙桥、长安四个土家族乡承办的“喜迎十九大﹒诗词进万家”—奉节屋脊诗词诵读大赛现场,担任评委。

又见“奉节屋脊”几个字,倍感亲切与自豪,因为当年推介这个名字,曾有我的不懈努力;而与“奉节屋脊”结缘16年,又和他有着许多难忘的记忆和平凡的故事。

云雾,因山高而云,因峡深而雾。清明不断雪,谷雨不断霜,多云多雾。原大雪大队有座山叫云雾山,山顶又高又宽,中间有一块槽地,经常烟雾迷漫,云雾层层,他是全县最高的山,云雾乡故名。全县的最高峰—猫儿梁海拔2123米就在此乡。该乡是1993年3月20日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同年9月5日正式挂牌成立,是当时万县市三区八县中唯一的土家族乡,也是后来重庆直辖后的第一个土家族乡。乡政府驻地东岳庙海拔1300米。该乡位于重庆市奉节县西南边陲,远离县城120多公里,是两省市三县(市)的交界处,与湖北省利川市柏杨镇接壤,与恩施市板桥镇相连,最低海拔800米,是典型的立体气候。全乡山大坡陡,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地广人稀,不足5000人就散居在幅员80.99平方公里中的大山上,土家族占总人口的74%。

20日早上,天晴,乡党委书记刘畅陪吃早饭后,正好乡政府有车送节目主持人到红椿坝,于是坐他们的便车来到了红椿坝。上午8:40,从乡政府大门前发车,到相距6公里远的红椿坝到连接奉节屋脊的步行天梯下车,刚好9:00,我和皓月夫妇随即爬行在2公里长的天梯上,有四个台层,共有2123步,长度2123米(此数恰与最高海拔高度相等)。该工程于2012年初由本乡在北京打工的返乡农民工—兴龙饭店老板余兴龙个人投资300余万元,乡政府争取农委投资70多万元。10:12,我仅用1小时12分钟时间,就登上了山顶,这是我第四次来到了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猫儿梁。我每次去时,单位、履新都不一样,这次上去时已年近花甲,退居“二线”了,奉节屋脊已不是五年前、十四年前、十六年前的那个猫儿梁了,变化很大。回想起前面三次登爬的过程,心中仍有许多感慨,那些触动内心深处的人和事、景和物,至今历历在目。

“奉节屋脊”的由来

第一次是2001年9月24日至26日,期间,中央正在召开十五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确定党的十六大于2002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县委正在小寨电站召开为期三天的县级机关机构改革及研究人事事宜会议。这是自1998年3月以来在此地召开的第二次会议。那里只有一部固定电话,不通手机,远离县城,一条独道,又称“小寨会议”,是研究大事、要事、秘密事情的地方。

24日早上8:30,县委县府领导及我在老县城夔州宾馆陪送重庆市委常委、农工委书记税正宽一行10人赴奉调研涉农及扶贫工作后上车到巫溪去,接着县领导迅速赶到小寨电站开会。

然而,不惑之年的我,也在四天前国务院下发《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的大背景下,不顾劳累奔波,带领县扶贫办工作人员迅速赶到兴隆镇集中,开展新一轮扶贫开发工作调研。午饭后,立马分成两路,穿行在七曜山余脉的渝鄂交界高寒、边远的大山上:副主任周思均、工作人员刘竹放等到东南边陲的长安土家族乡参加选举和入户调研;我同副主任梁平、科长马先超等到西南边陲的太和乡、云雾土家族乡。下午,当我们来到太和乡双梁村时,我对村党支部书记张远久说,要去看最边远、最偏僻、最贫困的贫困户,于是他带我们去看望了坐在"岩坷"屋里的佘习富。陪同的乡党委书记陈仲魁说:“他们已按县上统一安排,已将这类贫困户作为第一批高山生态移民户先行搬迁。”我们晚上摸黑赶到云雾乡夜宿。

25日早上7:48,从云雾乡政府出发,沿红椿坝—三岔溪—草坪—黄柏坝—猫儿梁线路,单边行程29公里。乡党委书记万方贵陪同,背着干粮和水,由司机袁祚超开着老掉牙的北京吉普车行走8公里到三岔溪,后程就只能步行了,还需要穿山林、爬上坡21公里。红椿村党支部书记赵文彬给我们带路,边走边调研,走到猫儿梁山脚下小地名叫黄柏坝的村民彭顺尧家时,再请他家里正在邻近的湖北利川市寒池乡罗椿坝读村小的彭永怀(我送他200元,并亲写他一张纸条,以便有事联系)帮我们上山砍毛竹引路。正午过后,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猫儿梁”,海拔2123米,他是全县的最高峰,制高点。之前,由于这里山太高,路太远,太闭塞,不通路,就是当地人也很少有人爬上山顶去。听说,当年县委书记何事忠上去过,县委副书记肖敏从板桥方向去过。我们走了一大天,用了整整10个小时,直到下午5:48才返回到上车的地方,到吐祥镇夜明珠宾馆夜宿时已是午夜时分了。

第三天上午,我们到杨坪乡参加三干会,下午到尖峰乡茅坝村5社访问养蚕大户致富能手—县“首届十大女杰”司厚香,深夜赶回县城,参加次日县委县府在夔门电影院召开的县级机关机构改革实施动员大会。这次大会共1000余人参加,包括各乡镇党政主要负责人、县级各部门股级以上干部。

首次红椿之行,收获颇丰。沿途看到了散居在大山里、深山里住着“茅草屋上长茅草”“茅草屋上长大树”的彭顺尧、简述尧、蔡井才等9户贫困户,看到了高、边、远、穷的深度贫困,看到了村民们的衣、食、住、行,看到了他们的寒、热、冷、暖,知道了他们的生产生活窘境。我们带着感情来,背着成果归,拍摄了50多份鲜为人知的第一手影视资料。

回到县城后,我们连夜加班加点,想赶在国庆节前在县政府大门前的县政路大街西侧—借用新电影院墙壁的“文化之窗”玻璃橱窗办一块“云雾土家族乡红椿村贫困之行”的宣传专栏。我们琢磨着,这块专栏究竟取什么名字,才能吸引眼球,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呢?为此,我发动几个“笔杆子”想了几天,最后大家凑到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觉得"猫儿梁"这个名字太土气,太普通,太普遍,思来想去,想了好几个名字,比如“云雾山”、“奉节最高峰”、“奉节猫儿梁”、“奉节大山顶”,等等,都觉得不太满意。

忽然,我联想到“世界屋脊”一词,灵感一来,拍手说:有了,就叫他“奉节屋脊”,你们觉得怎么样?大家都说“好…好…好!”这个名字,响当当,好听,好记,好传颂,一听就知道他是奉节最高的山峰,屋脊,就是最高的地方,连农民都知道,中外游客也看得懂。

于是,首次正式将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主办的一大块图文并茂、生动鲜活的大型宣传橱窗《奉节屋脊—猫儿梁—云雾土家族乡红椿村贫困现状掠影》的专栏耀人眼前,让“深山更有人家”的“深闺”第一次走出大山,展现在世人眼前。县政路是最热闹的地方,人流量大,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及各部门和单位上下班的人多得很,人们争先恐后驻足观看,影响非常之大。

通过三个多月的展示,知晓率高,宣传效果好;在夔门报、电视台新闻报道;分别向县四大家领导、重庆市扶贫办、市委市政府分管领导汇报。通过多渠道、多形式宣传,引起了县委书记刘本荣等领导的高度关注,由此才有了我二登"奉节屋脊”的机会。这些情况,已永久定格在《夔州大地铸辉煌》——重庆市奉节县扶贫开发大事记(1984.10—2003.05)一书中。

从此,人们都知道奉节有个“猫儿梁”,都知道“奉节屋脊”在什么地方了。从那以后,不少人不顾山高路远,天寒地冻,长途爬涉,慕名前往。总认为,作为一个奉节人,就应该到奉节最高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不到屋脊非好汉,屈指行程一天半”。这里是征服游,教育游最好的地方,更是检验身体最好的去处。

陪“县官”登奉节屋脊

第二次是2003年6月4日下午,从县城出发,晚上住在兴隆镇,镇委书记袁顺颖接待。5日一大早,时任县委办副主任的我,同县委办工作人员刘理国、电视台记者熊智强,随同县委书记刘本荣来到云雾乡,沿着第一次走的老山路来到奉节屋脊,进行实地走访调研。乡党委书记万方贵、乡长谭平、副乡长王大燕、村党支部书记赵文彬等陪同。记者熊智强再次拍摄了这里的贫困现状和高山风光。

回到县城后,刘书记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全县在163个特困村中类似红椿这样的情况,提出“南学岩下村”、“北学老鸦洞”,作出了“高山生态扶贫搬迁”的决定。重庆市扶贫办、市委市政府领导都称赞说,这才是保护生态,拔出穷根的治本之策。到2003年底止,仅县扶贫开发办等部门,支持该乡发展大牲畜、养猪、人畜饮水、通乡公路困难和通村公路不畅、红椿和码头两个村高山生态移民搬迁等项目,共160余万元。

我第四次上去时专门请乡人大主席叶家清帮忙寻找到赵文彬的手机号码,提笔前几天,高兴地与当年的“引路人”聊了很长时间。他说:“我家就住在乡广场对面,哪天节目主持人第一个念到你李佳新当评委时,我感到非常兴奋。我是2005年底第一批高山移民来到云雾乡场镇的。在我的带头下,全村73户292人,只有17户68人住在‘两头’,即场镇上买有房子,村上的房子、土地都给他们保留,农忙时上山,农闲和冰雪寒冷时下山。其余56户224人全部搬迁到乡场镇或原区场镇来了,这要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县委刘书记和你们扶贫办呀!”老赵还饶有兴趣地说,“他与新中国生日同岁,今年68岁,跟随共产党在猫儿梁山脚下干了31年的村干部,如今在云雾场镇办起了药材收购门市,为村民们找到了一条脱贫的路子。他四个儿子都在乡场镇上落户。大儿子赵安吉在跑云雾至利川的客车,方便村民进出。大孙女赵圣敏2015年以630分的高分考入四川大学医学专业,近日学校老师还专程驱车前来家访。”

携手登天梯

第三次是2012年8月30日,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李晓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总工会主席张述林,率领两单位的人大代表和工会会员30余人,携手登天梯,共同拔穷根。作为县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县十六届人大组成人员、县人大办公室主任的我,负责组织此次活动,于是,我又有了第三次登上奉节屋脊的机会,冒雨随行前往县总工会的扶贫乡——云雾,开展携手献计,代表视察,走访调研,捐资助学等活动。

上午,先由乡党委书记王见付、乡长伍先和引路,我们冒雨攀爬“猫儿梁”的步行天梯(当时只有混凝土斜坡面,尚未安砌石梯)等工程。下雨路滑,迎面而上的是六七十度的坡度,越往上爬坡度越大,最大坡度七、八十度,共有四道这样的天梯,两边光秃秃的,无扶手掌扶,登爬十分危险。我和县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罗云、王东林等身患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的同志,一起爬行,虽十分艰难,但仍坚持征服。我们爬在最险处,手脚并用,双腿打颤,挥汗如雨,揣着粗气,不敢下望,硬是坚持爬上了山顶。由于太危险,所有人员都沿过去的老山路返回三岔溪,再坐车回乡政府吃午饭。不料,在返回途中,我们一行有四五个人遭野蜂攻击,只得在乡卫生院进行输液治疗。挑战自我,有惊无险,让人记忆犹新。

下午,召开座谈会,集智建议,出计献策,结对帮扶,捐资助学。向即将跨入大学校门的贫困大学生向朝清、樊孝燕、王海林开展“金秋助学”,各捐赠2000元。走访宋孝和等5户贫困户,共赠送现金1800元。晚上深夜赶回县城。

故地重游

这是我第四次登爬奉节屋脊,和我第一次上去已经相隔十六年了。

我先于浩月夫妇8分钟到达了奉节屋脊。仔细观看熟悉而又陌生的这块大石头,上面用红油漆竖起刻上了三个大字——“猫儿梁”,下面横起刻上了“海拔2123米”。与原来不同的是,增添了很多游人的印记,不再像5年前那么荒凉。放眼望去,环顾四周,崇山峻岭,山峦起伏,视频拍摄,山脊十分寂静,只听微风吹动着毛竹哗哗作响。我们仨10:35返回,11:20下山后随即上车,11:40回到乡政府。因临近午饭,赶紧跑到三楼刘书记办公室,因皓月夫妇是专业摄影师,便将头天晚上的文艺晚会照片和上午拍摄能供乡上用得上的照片,毫无保留地全部从相机里下载到了刘书记的办公电脑上,赠送给他备存备用。

午饭后,乡里私车送我们返回到兴隆镇皓月家里去,在途经乡上推介的屏峰村石林风景区下车,用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把石林景区,以及有铺有水泥路面的几公里林荫小道小跑似的走了一圈。给人的印象是:奇山异石,来自天然;可供游览,不虚此行!

由于职业习惯,还顺道看望了居住在大山深处的3户村民,进屋察看了他们的衣食住行情况。我问他们认不认识在这里世居三代的乡小学副校长王正贵、副乡长王大燕(当地人称她为“燕子”)?他们齐声说,认识,认识。他们都是大好人,为我们做了不少好事、善事、积德的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一家人。

村民们介绍,父亲王正贵,是县城的人,今年74岁。从1962年7月奉节师范毕业后,开始分配在临近的金子乡教了五个月的书,就将他调到了云雾乡码头村和红椿坝村小教书,后来调任乡小学副校长,直到退休。这里有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四川教育导报》曾在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云雾山作证》的长篇通讯,他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母亲周官福,是本土人,曾是乡卫院的妇科医生;女儿王大燕,是当时万县市三区八县中唯一的土家族乡女计划生育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后来提任副乡长、乡长。她曾被选为重庆市第二届党代表,荣获全国少数民族优秀计划生育干部、重庆市第二次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他们还说,王正贵已经搬到吐祥镇街上去住了,还经常见到他们。“燕子”在龙桥土家族乡当乡长后,调到深圳做大事去了。她儿子张钦昱,考起了中南民族大学,在读大二(相应国家大学生创业,现已有四家店),创业实践项目已经获得大学生创业立项,在湖北省大学生创业创新中心有800平方米的经营场地。机器人项目和生命科学院的项目(美国研发的)已洽谈成功。"燕子"的弟弟王大鹏,在苏州一家五星级酒店项目部担任总监,他儿子王海明在苏州读高二。

当我来到屏峰村3社一柳姓中年村民家里时,看见他卧房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块用烟纸壳反面书写的一则52个字的“游客注意事项”告示牌。仔细一看,竟有错别字12个,而且语句也不通顺。虽然他们父子两代人都当过兵,有见识,但毕竟书读得少,文化低,我当即帮其作了修改。帮他们改完告示牌,我心想,这件事看似小事,但由此可见当地要实现智力脱贫,真是任重道远啊!尤其是少儿和青少年,需要我们从早抓起,从小抓起,从现在抓起。

四次之行,感觉变化太大,感慨太多。如今,全乡兴建了乡政府办公楼,建起了“人”字型街道,宾馆安装了电梯,兴起了赶场天,每年举办"女儿会”,大兴乡村游、文旅游、农旅游、康养游,沿途建有12家农家乐。烟叶、中药材、大牲畜、生猪、蔬菜等,已经成为这里的主导产业,摆脱贫困,指日可待。

云雾,无处不仙境;云雾,无处不醉人。这里有中国地图上的奉节屋脊“猫儿梁”!有美轮美奂的屏峰石林,有静谧幽深的刘家河大峡谷,有天然湿地草场红椿坝,世界上存活最久的植物活化石——千年红豆杉王,有十八万年前的古人类遗址云雾洞和兴隆洞,这里是奉节石笋河、利川龙桥河等五条河流的发源地,故有“灵韵五龙源,康养云雾山”之美誉。这里还有众多保存完好的土家吊脚楼,更有热情好客、勤劳淳朴的5000土家儿女。

云雾欢迎你!“诗﹒橙”奉节欢迎你!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