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城市更早人

2017-09-03 13:58 来源:中国奉节网 作者 刘诗斌

8月31日,凌晨4点47分,中雨,奉节县政府大梯道中段。

雨仍在持继,夜灯尚未熄灭,整个城市还在沉睡。

一个身影拎着一袋一袋的东西,在雨中来回,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淋在雨中,拉得很长。

直到从蓝色的桶内沉闷地传来“砰”的声响,我才知道,那是清洁工在收集居民摆放在门口的各种生活垃圾。

我在这边儿工作,办公室的垃圾经常被打成小袋,习惯于下班后,拎到楼后面的垃圾桶内。每次走过去,垃圾满满地一桶,但每天过去,都是那么饱满地挺在那里,也不会有更多,也更不会散落得四处都是垃圾。

我却从来没留意这些垃圾是何时被收走。

今天的不期而遇,实属一个巧合。

昨晚,多年没见的朋友从浙江回到家乡,我们围桌拼酒到很晚,回到家老婆和孩子都睡着了,怕进屋打扰了她们俩,就在沙发上胡乱地翻看手机中,恍惚着睡去。

或许是喝多了,又或许是不习惯睡沙发的缘故,也可能是受到雨打在雨棚上声响的惊扰,不觉间夜里醒了过来,一看时间才四点多,然而头疼得厉害,实在已无睡意,便决定到办公室坐等天亮。草草抹了一把脸,抄上一把伞就摸黑往办公室走去。

雨很大,几乎会穿过伞布淋在我的身上,甚至还有凉意袭来,雨滴撞在身上会起鸡皮疙瘩。

从滨江新城的家到办公室要走很长一段路,但除了呼啸而过的出租,和早市上菜农忙碌的交易场景,再难看到行人,我想,此时的上班一族或者居家一族的人,应该还在梦中呢喃,这个点正是人们酣睡的最佳时段,谁会愿意从那舒爽的被窝里爬出来?

直到遇见李清月,我才发现,其实还有更早人……

县政府大梯道上居家办公的有很多户,每天产生的垃圾也很多,挨着的还有多栋物价局宿舍楼,清洁工人每天的工作量可想而知。但我经常出没在这里,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垃圾过夜,但我估计鲜有人知道,许多人还在做梦的时候,这些城市工人已经在为他们新的美好一天开始服务了。

“您几点就过来了,这么大雨也不躲会儿吗?”职业习惯催使我上前询问。

“好像三点多嘛,每天都这个时间来,没具体看时间。如果不早点儿把这些垃圾清理走,等天亮了,他们(市民)看到我们还在拖垃圾,会影响心情呢。”他回答我说:“这一地段住的人多,还有很多办公室,我不早点儿来弄,到天亮来不及。”

“您叫什么名字?”老人明显有些迟疑,没有回答。我捉摸了一下他的心思,估计从来没有遇到过我这样的人,一上来问东问西,还要问名字。于是我补充到:“我就在这儿上班,看您来得挺早的,周围又没个人,所以过来跟你说句话,这大清早的,有点闷。”

“我叫李清月。”老人只穿了一件塑料薄膜雨衣,没戴手套,直接从垃圾桶内开始分拣垃圾。“你离得远点儿,等下这些垃圾会弄脏你的衣服,我不得负责哦。”老人开始对我下逐客令。我也实在不好再深问他一些问题,慌忙赶回办公室取相机,想留下对这个在雨中工作的老人的记忆,但当我再次跑下楼还在楼道口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在路灯下拖着两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垃圾桶正转角而走。

我犹豫了一下,何必一定要留他的照片呢,记住这个触动的时刻,或者为他写点儿什么不也挺好吗?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准备动笔,却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构思,发现越来越多的思路泛滥,却不知从哪儿下笔,我开始害怕文字无法表达出我当时所想,坏了一个心境,这样一个扫去昨夜的尘埃,清除城市耵聍的城市更早人,不写出来,心中始终有一个梗让我难受。

此时,我再度回忆他的脸,却怎么也无法清晰地再现他的样貌。脑中浮现的,全是我曾经采写过的那些,在深夜里冲洗街道的清洁工们的背影;耳边回响的,也总是那个蓝色垃圾桶被拖走时的“轰轰”声响。

编辑:fjuser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