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陈 红:那个人,那份情

2017-09-05 13:41 来源:中国奉节网

那个人,那份情

时间悄然流逝,而过往,则像电影一般快速地在脑海里闪现,一幕幕感人肺腑的情境,缓缓地,在我的心中绽放开来。霎那间,我的心骤然一紧,影片就像卡了带一样,停止了放映,大屏幕上,呈现的是,我们相识的那一刻,那一年,我13岁……

——题记

看到眼前的那个人,我不禁大吃了一惊,连嘴都张成了“O”型,愣了一会儿,还是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心想:这真的是我的班主任吗?真的是有过多年教学生涯的老师吗?都说岁月不饶人,可为啥在经历了这多年岁月的磨砺后,她依旧这么地充满青春活力呢?但,她的背影却显现出有那么一点憔悴而又夹杂着一丝无奈,她,一定不简单!

眼前的那个人,一头秀发只是简单地束了个马尾,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她的头发没有拉或烫染,更找不到一丝其它颜色的影子在上面逗留过的痕迹。一副黑框眼镜,好似给她一双大眼罩上了一道纱帘,无论我怎样捉摸,就是猜不透…… 

曾经一度以为,她不喜欢笑,仿佛每次看到她时,眉宇之间都透露出一丝丝的不耐烦,好像有人欠了她500万似的。因此,我便分外珍惜那来之不易的笑容。 

刚开始,我仿佛被她的“霸气”怔住了,每每远远地看见了她,便四下张望,想要寻找出一个隐蔽的场所,避一避难。好几次,她看见了我,我便无奈地耸耸肩,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她的跟前,望着眼前的这个人,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手心不停地出汗,背脊阵阵发凉,然后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羞涩地跟她打招呼。我想,此刻的我,一定像一个小丑,独自在黯淡的舞台上滑稽地自导自演,孤独地唱着一个人的独角戏。无孔不入的黑暗在我的身边蔓延,在每个角落中散开。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用那“千年难遇”的笑容回应了我。猛地,心一颤,一种久违且不知命的情绪包围了我的整个身躯,这个笑容好似一束聚光灯照亮了整个舞台,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台下一直有很多观众,只是以前,一直被淹没在暗黑中罢了。就因有了这个微笑,才彻底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使我不再自卑,不再害怕,不再孤独地自我封闭。

就这样,那“招牌式”的笑容彻底征服了我,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间,更融进了我的生活。虽然那笑容昙花一现,如烟花易冷般转瞬即逝,但也曾有一刻为之绽放过,位置搁浅过,那便足够了。

她是天使,更是“魔鬼”。或许,她也只是一个平凡到再也不能平凡的普通人吧!也可能,只是一个渴望关怀,对生活充满无奈的可怜人吧!其实她,她也可以选择自由,但她却“放弃”了对自己孩子的全心教育,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了我们而全心全意地付出。流年轻轻翻转,时光悄然流走,无情的岁月在她的脸上割化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细纹。也许,她那满头黑发中的一缕白发,是为了我而渐渐泛白的吧!再灿烂的青春,也经受不住时光的荏苒,也会渐渐被时光无情地蚀去。

她逝去的青春,谁来填补?她平淡的岁月,谁来叹惋?她付出的心血,谁来偿还?或许是你,又亦是我。可终究而言,我们也只不过是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而已,注定离去。虽然每个人终究都要长大,但无可否认,她的恩情,将永存于心。也许,成长的附属品就是遗忘,“不想长大”也终究是一种托辞,忘不了的始终存在,记忆便会被慢慢地磨去棱角,原本熟悉的面孔也将变得陌生。泪水悄悄划过脸庞,只因我们都是太倔强的孩子。而那些沉淀心底的记忆,将会是时光搁浅不了的……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