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袁 丁:什么是高尚

2017-09-05 13:35 来源:中国奉节网

那天,天飘着雨,我乘客车回了趟老家。

路途遥远,沿路上总有人招手搭车。久而久之,司机先生的态度就恶劣起来了,乘客们也就谨慎谦卑起来了,这是必须的,不足为奇。

雨大起来了。公路旁边,有几位民工模样的中老年人在挥手示意停车。

司机先生很不情愿地刹了车,非常不耐烦地咆哮道:“你他妈的几个还上不上啊?上就快点儿,看你们这几副傻样,也好意思出来混哪!”

几人慌慌张张地上了车,满脸歉意。

乘客们见他们走了进来,都不由得紧了紧身体,好像他们那并不是很干净的衣服会把自己也带脏似的。车上只剩唯一一个座位了,他们推年老的那位坐了下来,其余的都站着。

不巧的是,坐在老者旁边的,是一位花枝招展的20多岁的小姐。老者一坐到她旁边,她就像富翁突然发现自己破了产一般,“啊”的一声发出极其夸张的尖叫。

老者的脸色骤变,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好不尴尬。如果当时有地缝,我相信他宁愿立马钻进去。老者一脸愧疚地站起身来,那位小姐则忙着用纸巾擦衣服,好像沾了传染病一样。

公路本就崎岖不平,现在又正在整修中,更是坑坑洼洼,一路颠簸不停。突然,车身向前一倾,动不了了。

司机先生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尽管开足了马力,车还是不动,只是轮子飞快的旋转着。如此这般尝试了好几次,他也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了无数次,还是没效果。大家都有些焦急。

这时他转向了我们这些乘客,“嘿嘿……,愣着干嘛呀,今天这车要推不起来,咱谁也走不了!”

没人搭理他。西装革履的青年们半眯着眼睛,作闭目养神或痛苦状;时尚光鲜的妇人们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事不关己;文质彬彬的学生们,也翻着书本,假装拼搏奋斗状……

外面的雨更大了。司机先生好像明白这群人是请不动的,便忿忿地嚷道:“耗着就耗着吧,咱有的是时间。”

突然, 他猛吸了一口烟,恍然大悟似的指着那几位民工叫嚣着:“我说你们怎么混饭吃的,一身力气白长啦,还不快下去推车!”

那几位民工唯唯诺诺地下了车,倾盆大雨中,飞转着的车轮溅了他们满身泥浆,衣服也早就湿透了。而我们这些乘客呢,觉得理所当然,瞬间打破了刚才的沉默,谈笑风生,表情木然。

车终于还是被推动了,几位民工依旧慌慌张张地上了车。司机先生竟也还是那副臭脸,一句感激之词也没有。在他脸上,我也搜索不出来一丝感激之情!

乘客们呢,依旧像老鼠遇到猫,东躲西藏,貌似这几人真有传染病。而这几位民工也仍然小心翼翼的,避免接触每一个乘客,极卑怯的,似乎所有碰到自己的人,自己碰到的所有人,都会倒大霉。

车又上路了,雨也渐渐的小了,太阳从云中钻了出来,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我感慨:楚楚衣冠的我们,在光鲜的外表下,究竟包藏着怎样一颗心哪!

或许真的只有并不高尚的人,才会坐在这里谈高尚吧。

高尚是什么?什么是高尚?我不知道。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