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领悟三峡之巅“五个维度”之再读《登高》

2017-08-11 14:11 来源:中国奉节网 作者 黄大树

诗圣杜甫游览夔州山水,亦如他的诗歌“远游虽寂寞,难见此山川。江城含变态,一上一回新。”我读杜甫诗歌也是“远古觅知音,文中读人生,山高不可逾,一读一回新。”结合“三峡之巅”的品牌概念,笔者再读《登高》居然读出了奉节全域旅游城市品牌形象定位的“五个维度”,古诗新说未尝不可,虽难能登大雅之堂,我却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鄙人之个人感悟。

---------题记

在杜甫的诗词中我们可以阅读到夔州山川的钟毓灵秀,古迹蕴奇。既有充满奇情异趣的远

古传说,也有作为社会兴衰存亡见证的历史古迹。纵观杜甫一生的诗歌创作中,来夔州之前作品的主要价值是“史”。如《丽人行》、《兵车行》、“三吏”、“三别”等作品较多地停留在社会批判、政治劝谏、道德评说的层次,用孔子的兴、观、群、怨来解释,其功能主要是观、群、怨,是功利性的。

将“史与兴”融汇,是他在夔州生活时期所创作的诗歌。在这里,他用更高的思想和艺术水准推进了诗歌创作。尤其是“七律”,在这些作品中,具体的琐细的史实、场景基本消失了,代之而兴起的是对历史变迁的深刻感受和表现。这种感受和表现,依然有着厚重的政治、伦理意味,依然是在儒家“观”、“群”、“怨”框架下展开的但“兴”被最大限度地凸现出来。儒家文学精神中艺术观照的审美潜力得以最充分地展现,这使得杜甫超越了具体物态的 “史”的层面而达到了具有相当自由活跃状态和思想紧张度的诗“兴”的精神层面。

被称为“天下第一律诗”《登高》,不仅是杜甫夔州诗的典型代表,也是诗歌从具体物态的“史”的层面向诗的“兴”的精神层面飞跃的不朽杰作。公元766年杜甫颠沛流离来到夔州,在夔州的三个年头,共创作了437首诗歌,占他全部诗作的三分之一,形成了诗人艺术创作人生中理所当然的巅峰。

实现奉节旅游发展的巅峰,需要从“坐拥三峡到玩转三峡”,我们提出的“三峡之巅 诗橙奉节”的品牌概念,也是在几十年旅游产业发展的“实体产品”形态上,高度浓缩而形成的“精神层面”的“内涵产品”品牌,他的五个维度可以将其内涵与外延充分展现。

读《登高》首联“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写诗人登高俯仰所见所闻,融合了诗人复杂而深沉的感情。“风急天高”与物理形态的“最高处”不谋而合。“渚清沙白”加上“鸟飞回”的画面正好印证景观形态的“最美处”与生态涵养发展的“至臻处”。   

诗人独自登上高处,视线从高到低,举目四望,侧耳聆听,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诗人选择了秋风、天空、猿声,江水、沙滩、鸟群等六个意象,为我们描绘了一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凉画面。诗中的“猿啸哀”和“鸟飞回”两个细节,仿佛是诗人在倾诉着无穷无尽的老病孤独的复杂情感,又仿佛是包括诗人在内的成千上万个长年漂泊流离失所者的真实而形象的写照。千年之后的这两个细节的描述,我在读后,结合到奉节旅游的现状,所产生的情感则是“奉节旅游资源得天独厚,却没能转化为金山银山”有点“猿啸哀”的失落,但是当前围绕“三峡之巅”的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让我也产生了“鸟飞回”的期盼。

颔联“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集中表现了深秋时节的瞿塘峡典型特征。是

把“景观形态最美处”进行了淋漓至尽的表达。落木茫无边际、萧萧而下,是诗人仰视所望;江水奔腾不息、滚滚而去,是诗人俯视所见,这里有“萧萧”之声,也有“滚滚”之势,让人感到整个画面气象万千,苍凉悲壮,气势雄浑壮观,境界宏阔深远。我们从这里既可以感受到诗人面对逝者如斯的江水所发出的韶光易逝、人生苦短的慨叹,也可以感受到如今这“三峡之巅”的“不尽长江滚滚来”之发展势态!悲怆的对句,将奉节旅游前进步履的“挫折与艰难”和“滚滚而来的发展后劲”书写得淋漓尽致,用语精当,气势宏伟,有批评也有鼓励。难怪前人把它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实在不足为过。

 颈联“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将以上两联所蕴含的感情进一步明朗化,从时间和空间两个方面把诗人的忧国伤时的惆怅表现得富有层次性和立体感:一悲漂泊憔悴,离乡万里;二悲深秋萧瑟,苍凉恢廓;三悲人生苦短,喜怒无常;四悲羁旅他乡,作客异地;五悲暮年登高,力不从心;六悲体弱多病,处境艰难;七悲孤苦伶仃,愁苦难遣……工整严谨的对句,不仅饱含了诗人像落叶一样排遣不尽的羁旅愁,也饱含了诗人像江水一样驱赶不尽的孤独恨,丰富的内蕴,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杜甫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的脉搏和时代的强音!同时也给予了我们“文化至善、精神至上”以更丰富的内涵。

 尾联“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愁,已经使诗人白发日多,苦不堪言,本欲借酒遣愁,但由于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以排遣,这又无端地给诗人增添了一层深深的惆怅和无奈的慨叹。这里诗人将潦倒不堪归结于时世艰难,其忧国伤时的情操表现得淋漓尽致。

整首诗歌“悲”字是核心,是贯穿全诗的主线。诗人由内心伤悲而登高遣悲,由登高遣悲到触景生悲,由触景生悲到借酒遣悲,由借酒遣悲到倍增新悲,全诗起于“悲”而终于“悲”,悲景着笔,悲情落句,大有高屋建瓴之形,坂上走丸之气势,这“悲”字是诗人感时伤怀思想的直接流露,是诗人忧国忧民感情的充分体现,这种质朴而博大的胸怀,让人品读咀嚼,至再至三,掩卷深思,叹惋无穷!

兵法有云:“哀兵必胜”。读杜诗《登高》,悲情浓烈而壮志昭昭,古为今用,方能不负圣人感召,奉节旅游厚积薄发之势亦可在三峡之巅爆发,真实的“总结自己,提振自己”才能改变“步慢则落后”的状态。诗圣杜甫一个穷困潦倒的文人,也有过“裘马轻狂”的漫游经历和“致君尧舜”的理想抱负。他虽没有进入过统治阶级的权力圈,也能靠一支笔努力写诗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同样是一个追求精忠报国的英雄。

因此,“三峡之巅”亦是“英雄之巅”。它犹如杜甫的诗歌一样,他不仅包含了丰富的时代内容、鲜明的时代色彩和强烈的政治倾向,还充满着“改革开放、行稳致远,勇立潮头、敢于争先,引领发展、率先发展”的奉节精神。也还代表着奉节人“山高人为峰”的气魄和果敢,“海阔天作岸”“一览众山小”的胸襟和气概。

夔州古迹众多,美景众多,因此他的“粉丝”也多。从“大粉丝”杜甫的诗歌里我们能知道,这里有巫山神女的传说“雨随神女下朝朝”;有大禹凿崖导江的遗迹“禹公饶断石”,有强悍的巴人在此立国“万里巴渝曲,三年实饱闻”,还有公孙述称帝白帝城“公孙初恃险,跃马意何长”还有八阵图“功盖分三国,名成八阵图”以及还有先主庙,永安宫,武侯祠,昭君村,屈原宅等等,这些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都可在夔州见到踪影,仿佛上苍的刻意安排。我们民族最优秀的诗人来到了夔州,他们的诗作汲取了这瑰异的源泉,又反过来为山水古迹增添了新的光彩。

读七律《登高》的感悟,正如登三峡之巅的感受.......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