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他”和“它”不一样

2017-08-29 17:02 来源:中国奉节网

吃罢晚饭,趁着雨后难得的凉爽天气,陪着儿子和刚满五岁的小侄子,我们来到楼下活动区准备打会儿羽毛球,借此舒展一下久居家里而被空调风吹软了的全身的懒骨头。

毕竟还是三伏天,下楼不到半个钟头,打了几场羽毛球下来,我和儿子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前胸和后背,就地一坐下便张嘴猛灌可乐......几乎连球拍都拿不稳的小侄儿却不乐意了,拖着球拍、撅着嘴,一边擦着满头满脸的黑汗,一边拉着我使劲往起拽,直嚷嚷着:“小姨,歇够了就快起来!你还没跟我打呢!”正发愁得想个什么理由打发这小子,他却突然松开了双手,两眼怔怔地望着我身后,嘴里还直嘀咕......

我跟儿子不约而同地起身、扭头,顺着侄儿的视线望去——就在小区进门的左侧,有固定的几排业主信件箱,靠边一排信件箱前面,站着一个身着T恤短裤、趿着一双人字拖的瘦高个男人,只见他背对着我们,双腿微跨、一手扶着墙,一手放在腹部位置——直到顺着他两腿间的地面侵出一滩水渍,我脑子里瞬间闪过“臭流氓”三个字,赶忙转回头来。两个小家伙也嘟囔着:“这个叔叔是喝多了不识路了还是不识字了呢,那墙上也没写`公厕`两个字.....”

我们悻悻然朝家里走去,途中遇到一个小姑娘牵着一条拉布拉多正从电梯出口处走来,两个小家伙顿时愁云散尽,兴奋地逗弄起狗来。我也只好随着停下来,坐在一旁的秋千上吹吹风罢。

两兄弟追着狗玩疯了,没一会儿,俩人一狗全蹲下身去。小侄儿对着狗的主人好奇地说:“姐姐,它是累了吗,怎么好像不愿和我们玩了?”

 “不是,它最爱和小朋友玩”,小姑娘一边走近狗一边笑着回答,“喔.....嘟嘟只是要拉臭臭了,你们最好先靠边哦,嘟嘟的便便有些臭呢!”

 “喔喔......它叫嘟嘟哦,名字真好听!便便拉嘟嘟了......”

小侄儿明显已经语无伦次了,接着气鼓鼓地拖着哥哥跑到我身边坐了下来,一脸的委屈跟哥哥说道:“哥哥,这个嘟嘟怎么也跟那个叔叔一样,到处便便呢?一点也不乖!”

 “这有什么,它不是狗么,狗本来就这样啊;那个叔叔可是一个人呢,不讨人喜欢的是那个叔叔,这个嘟嘟倒.....弟弟,你看你看,我正想说你一定是误会嘟嘟和小姐姐了!”儿子满含惊喜地一声低呼,令我们很自然地瞅向了那条拉布拉多——

嘟嘟明显已经拉完了,因为它的主人正蹲在嘟嘟身后,仔细地擦着嘟嘟的屁股,身旁的地上还放着一沓未使用的厕纸,然后小姑娘拍了一下嘟嘟的屁股,嘟嘟“嗖”的一下跑开到一边玩去了;小姑娘侧身拿起地上的厕纸,在手掌摊开后盖在那堆狗便上,迅速且熟练地连着纸包住、抓起、起身走近垃圾桶、扔进去......

小侄儿一脸的顿悟、双手抱在胸前,很感叹地摇着头说道:“哎,也不能怪那个叔叔,他毕竟不是狗——这狗有主人领着、看着呀!”

——我一时哑然,是吗?是吧?!事实上“他”和“它”不一样。

(作者 王丽)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