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乡情

2017-08-15 11:11 来源:中国奉节网

乡情

◆樊万韬

 

光雾山啊岩对岩,   婆娘娃儿穿草鞋。

出门一声山歌子,   进门一背块子柴。

光雾山啊山连山,   石板路儿弯又弯。

站在山上望郎归,   路上石板都望穿。

一声声悠扬的巴山民歌,从山顶上飘下来,从大树上掉下来,从苞谷地里飞出来。也许,歌声是从弯弯的石板路上走出来的。其实,这优美的歌声,是从山里姑娘心底唱出来的……

浓雾散开了,太阳一跳就是一竹竿高,放射出千万条金线和银线,把山妹子的脸映得红彤彤的,阳光下山妹子更美了。

传说大巴山中的光雾山同诺水河是姐妹俩,光雾山是姐姐,诺水河是妹妹,姐妹俩从小就爱美。姐姐胆子大,到大巴山上采摘了所有的野花,插遍了全身;妹妹害羞怕见生人,于是便用一幅硕大的翡翠色彩缎,裹住了自己的胴体。所以,光雾山四季都有花开,诺水河四季都是绿莹莹的。巴山妹儿、巴山哥儿,他们从小就爱唱山歌,所以光雾山下,诺水河畔的男人女人都爱唱山歌,也都会唱山歌。

清早起来,山妹子钻出绿荫裹着的小屋,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深深的吸一口花粉的芳香,便静静的坐在小河边,摸出随身携带的小梳子,对着明镜般的河水,人影儿在水里晃动,水在人影儿上颤悠。第一梳子,梳个龙摆尾;第二梳子,梳个凤点头;第三梳子,梳个双翅飞。然后,再抹一把清清的河水,冰冰的、凉凉的,洗去脸上的忧愁和倦意,两条小辫子像两只小鸟的翅膀,一扇一扇的充满了活力和潇洒,带着几分天真可爱,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活跃在光雾山下,翱翔在诺水河畔……

山妹子的眼睛像两汪深深的泉水,敢与月亮姐姐媲美,敢与星星妹妹争辉。山妹子清了清嗓子,情歌儿就不断的往上拱,撩得喉咙眼儿痒庠的。梳妆打扮后的山妹子,亭亭玉立,像仙女儿一样站在山上,为光雾山增添了几分光彩;站在河边,把诺水河也染得五彩缤纷。她将双手轻轻的伸进河里,从小鱼的背上捧一捧甜甜的泉水,咕噜咕噜的喝两口,一股激情不断的往外涌……那不是泉水在翻滚,是幽幽的情思在心里涌动,喉咙眼儿挡不住,嗓门眼儿也拦不住,牙齿更咬不住,一首又一首的巴山情歌,便从嗓子眼儿里飞出来了:

桃花红来菜花黄,  葫豆开花逗蜂王,

楼房瓦屋逗燕子,  妹妹漂亮逗小郎。

栀子开花满地香,  小妹想郎心发慌,

心想约郎赶花会,  蜜蜂嗡嗡耳边唱。

山妹子的脸红了,一直从颈子红到耳朵根上,比二月间的桃花瓣儿还要红。她悄悄的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四野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影儿也没见。那她的脸在红啥?又羞的是啥?羞山羞水羞草木?哪才不是哩!羞天羞地羞飞鸟?哪也不是哩!她羞,羞的是自己心里老想着哪个小情郎……

哪个人是谁?家住何方?姓甚名谁?山妹子口涩不好意思说出来。实际上,她心里早就喜欢上邻村那个农技员了,住在山那边大黄桷树前的瓦房里,叫高青山,都26岁了哩!在农学院上大二时,他们俩就认识。虽然隔了一座山,山歌里唱的歌词是“隔山隔水难隔心”。她的心也早就被高青山掏走了,各自揣在怀里,像揣了一个小电炉一样,暖乎乎的、热哄哄的,只要是这一头一动,那一头就有反映;那一头一动,这一头也就有反映。

山里妹子多情,也善感。只要是你多看她几眼,她的心灵深处就会发出微妙的感应。但每当她心里有事的时候,她那张小嘴便会撅起老高,高得能挂一个油壶。嘴巴虽然撅起,但脸蛋儿还是那么俊俏,更会给你留下几分天真活泼的印象,只是喉咙里哼不出情歌来了。每当她遇上喜事的时候,她的脸就像一朵五月间盛开的月季花,笑得甜甜的、艳艳的,脆生生的,活像天上的太阳,给人带来了温暖,带来了光明。走起路来脚板儿像在翻书,轻松有力,青石板上留下一串串“嗒嗒”声,嘴里“嗡嗡”的哼起一首又一首好听的情歌,欢乐得像一只小蜜蜂。

山里人说:山歌本是心里生,山歌本是真情聚。这时的山妹子便会一气跑到山顶上,坐在松林下的那片杜鹃丛里,望着山那边的大黄桷树,盯着弯弯的石板路,默默的看着、瞧着,思绪千千、思绪弯弯,一坐就是一个时辰。这片杜鹃林,是他俩幽会的地方;这片杜鹃林,是他俩谈情说爱的地方;这片杜鹃林,也是他俩对唱山歌的地方。她有了好事,要到这里来坐一坐;她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到这里来呆一呆;一直坐到太阳升起一竹竿多高,一直盯到轻雾散开,原野里露出月牙儿一样弯弯的水田,一溜长长的、弯弯的石板路。这时,她才会伸一个懒腰站起来,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哼起悠悠扬扬的山歌。

记得三年前,山妹子同高青山刚从农学院毕业回到村上,过第一个中秋节的那天下午,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黄昏时,他俩相约来到山顶上,一个从东山坡上跑上来,一个从西山坡上跑上来,在山顶上找到了这片杜鹃林。那时,他们还带着一股浓厚的学生味儿,躺在杜鹃丛中的草地上,望着起伏的群山,盯着一根又一根的撑天大树。看天边飘逸的白云,送走西天边最后一抹彩霞,直到太阳像个烧饼一样坠下了西山,夜幕慢慢降临了,她悠闲的躺在高青山的怀里,看着又圆又大的中秋月亮,数着天上闪烁的星星。高青山突然问:“田园妹子,你为什么喜欢我呢?你就不怕别人议论,说你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粑上吗?”

田园撅起小嘴巴,天真可爱的说:“我就是要喜欢你!哼,是牛屎粑又啷个?鲜花不就是需要牛屎的养分吗……”说完后,田园脖子一歪,双手天真的挽住了他的颈项。高青山低下了国字型的脸,将一张方方正正的嘴巴,猛的一口吻住了田园撅起的小嘴……

“你坏,你坏……”田园用两只小拳头,不断的捶打高青山的脊背。夜空里留下了一串串笑声……

清早,太阳刚露出了半个圆脸,山顶上便飘下了一串歌声:

女:清早起来把门开,一股凉风吹进来。

       凉风凉面不凉心,哥哥身热暖胸怀。

男:我同情妹隔座山,天天想见难上难。

      等到二天山搬走,来来往往多方便。

女:清早起来爬上梁,梁上有口好堰塘。

      堰塘里头鲤鱼跃,妹妹塘边等情郎。

男:我同情妹隔座岩,金花银花落下来。

      金花银花我不爱,只爱情妹好人材。

巴山妹子的腰杆儿细,情哥哥用力箍得紧;巴山妹子脸蛋儿嫩,情哥哥亲得香。情哥哥像一座铁塔,巴山汉子都像一座铁塔。她依偎在情哥哥的怀里,很有安全感,也很温馨,静静的听他心里那“咚咚咚”的跳动,她幸福得像一个小公主……

光雾山的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诺水河的水涨了又迭,迭了又涨。自从那次在山顶杜鹃林里,度过了那个难忘的圆月之夜后,他俩见面就很少了,把悄悄话儿储存在心里。他忙,她也忙。他为培育水稻新品种,走遍了大巴山的水稻产区,采集了各种水稻种子的标本,然后便一头钻进试验室里,分离,接种、培养、试验,一坐就是两个多月。她忙,一头扎进培养“南江黄羊”新品种上,因为她学的畜牧专业,眼看前人研究出来的亚洲第二,中国第一的最佳肉食山羊品种“南江黄羊”,已频临更新换代,她不去研究谁去研究呢?所以她花了近两年的时间,跑遍了“南江黄羊”的发源地和主产区,调查黄羊的繁殖、配种情况。

新一代农民不好当啊!肩负着改变山区贫穷落后面貌的重任,不依靠科学不行,不依靠高新技术更不行。要想富只有依靠科学来引路。所以,他忙她也忙,忙得一月两月都难得见一次面,忙得都顾不上约会了。

有时,田园也会对着一群群黄羊撒娇,这些活蹦乱跳的羊群,就像是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整天“咩咩咩”的欢叫,蹦蹦跳跳,喝水吃草,互相打闹撒欢,互相奔跑嬉戏。当她看见这群撒欢的羊群时,心里就得到了许多安慰,一种特有的自豪感便涌上了心头,挂在了脸上,笑在了眉梢,这是她没日没夜工作的结果。

田园是一个多情的山里妹子,一遇上喜事儿就激情奔涌,一涌、二涌、再涌,实在憋不住了,奔放的灵感便会从心里撩拨出来,向外不断的张扬,悠悠扬扬的便从嗓门眼里冒出一段歌词:

光雾山美,诺水河秀!巴山妹子亮,巴山小伙帅!山美水美人更美,山里妹子个个乖。大姐是个养羊户,二姐是个粮秀才,三姐是个农艺师,惟有哪个么妹子啥!购销贩运发大财哟!

诺水河美,光雾山秀!巴山小伙帅,巴山妹子亮!山美水美人更美,山里小伙人人帅。大哥是个猪状元,二哥是个土专家,三哥是个经济师,惟有哪个么兄弟啥!农副加工样样来哟!

光雾山下,诺水河畔,每年夏天一到,男女老幼,姑嫂妯娌,一齐走进山林里,一齐在山歌底下拣野生蘑菇,挖中草药材。还有小伙子们“嗵”的一声,一头扎进诺水河里,鱼虾吓得求饶,手上抓一个大活王八。在那齐人高的苞谷地里,稻秧田里,山歌一排一排的唱过去,又一排一排的对过来。唱得太阳听红了脸,唱得青山听哑了声,唱得天旋地又转,唱得四山闹哄哄。

甲:你唱山歌那么猫,光雾山有几个包。

       谁人创下山歌子,谁人拿来混心焦。

乙:我唱山歌也不猫,光雾山有九个包。

       管仲创下山歌子,农民拿来混心焦。

甲: 你唱山歌嗓子尖, 什么弯弯绕山转;

       什么弯弯跟牛走,什么弯弯金灿灿;

       什么弯弯天边挂,什么弯弯姐面前;

       什么弯弯搭天桥,什么人儿才团圆;

乙:我唱山歌嗓子甜,小路弯弯绕山转。

       犁头弯弯跟牛走,镰刀弯弯金灿灿。

       月亮弯弯天边挂,梳子弯弯姐面前。

       雀桥弯弯搭天河,牛郎织女才团圆。

男人们唱,女人们也对。山里人有的叫对歌,也有的称盘歌。就是你唱山歌,我用歌声来对答;或是你唱山歌来盘问我,我用歌声来回答你。直唱得对方答不上来,便算是输了。

女:太阳落坡四山阴,山里凉水冷冰冰,

       劝郎莫喝冷凉水,喝了凉水冷了心。

男:太阳落坡四山阴,喝口凉水润润心,

       十天八天见一面,好与妹摆龙门阵。

男:太阳落坡四山黄,问妹招郎不招郎,

   你要招郎就招我,我心也好人也强

女:太阳落坡四山黄,管我招郎不招郎,

       招郎我也不招你,面黄肌瘦命不长。

对歌唱了,盘歌唱了,山里的女人还要唱;地里唱了,田里唱了,回到家里全家人围在一大堆苞谷棒子旁还要唱。

田园改良的黄羊新品种,正在试验的关键时期。高青山想帮忙也插不上手,真是隔行如隔山。而执著追求的田园,却下定决心,不把黄羊新品种搞出来就不结婚。她这个决心一下,可把高青山急得团团转,他多次爬上山顶,坐在杜鹃林下唱了一首又一首情深意切的山歌,就是无人应答。这天他一打早又来到山顶,一首又一首山歌,悠悠扬扬的飞出了杜鹃林,飘到了山脚下:

男:山歌不唱不开杯, 磨子不推转不圆,

        河里涨水才有浪, 唱起山歌妹才来。

        我在山上唱山歌,妹在河下忙活路,

        再忙你也回声话, 哥的心才放得下。

        我唱山歌无人答,唱了一打又一打,

        唱得巴河水倒流,唱得石头开了花。

        我唱山歌无人应,唱过清早唱黄昏,

        唱得妹妹耳朵烧,唱得妹妹软了心。

……

高青山就这样忘我的唱,把太阳唱出了东山,把太阳唱到了当顶,把太阳又唱得落下了西山。田园不是不爱他,田园也不是变了心。田园是忙,她确实忙得不可开交,她确实忙得无法分身。这一首又一首满含深情的歌声,钻进了她的耳朵,钻进了她的心里;听得她耳朵似火烧,听得她心里醉如麻。她恨不得走出研究室,同他唱得满山大风起,唱得河里波浪翻,唱得四山一遍黄,唱得满天彩云飞。可是她不能,她不能丢了工作图开心,更不能放下研究陪情郎。冷漠了情哥哥,用滚烫的心温暖一下就热了;放弃了研究,损失就是两三年。所以,她克制住了跳动的心;所以,她压抑住了沸腾的情。把整个心用在了研究上。她一直在研究室里呆了半个月,新品种的胎胚终于培育出来了,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成果啊!优质肉羊又有了新突破,山里人的“羊财”是发定了。

秋天,是丰收喜悦的日子;秋天,是硕果累累的日子。

高青山、田园怀着丰收的喜悦,走进了硕果累累的秋天,相约来到了山顶的松林下,来到了杜鹃花开的丛林中,人还未见到,首先是一声长悠悠的山歌,甩出了松林,甩过了山梁,甩出了杜鹃花丛:

男:清早起来把门开,火红太阳照白岩,

       喜雀声声叫得欢,必有喜事临门来。

女:清早起来把门开,背着爹妈上山来,

       邀约情郎林中见,好比山伯会英台。

男:太阳出来喜洋洋,我是妹的如意郎,

       今生今世相伴你,我是山来你是梁。

女:太阳出来喜洋洋,今天特来会情郎,

       莫学神女一夜情,终身相爱周襄王。

随着旷野上空旋转的歌声,高青山飞快的跑出松林,穿过杜鹃花丛扑向田园,双手紧紧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在杜鹃花丛中旋呀旋,不知旋转了好多圈,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直到他俩旋转累了,双双的倒在花丛中的草地上。风儿停了,鸟儿哑了,杜鹃花静悄悄的张开桔红色的花蕊子,偷偷的瞧着这对年轻人,静静的躺在花间草丛里。他累了,她也累了;他累得心里“咚咚”的跳,她也累得心里“咚咚”的跳;他累得紧紧的闭上眼睛,她也累得紧紧的闭上眼睛……太阳缓缓的从东山升起,越升越高,越高越圆。秋天的阳光照在大地上,照在森林上,照在草地里,照在花丛中,暖洋洋的,乐融融的,真是舒服极了。不知过了多久,高青山眯着眼睛偷看了一眼田园,只见她眯着双眼,好像睡着了似的。他偷偷的、慢慢的爬起身来,坐在她身边,双眼定定的盯住她,见她隆起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像两只小白兔一样,在胸襟下蠕动,燎得他心里“嗵嗵嗵”的跳动不止,他几次都伸了伸手,就是不敢伸向那团蠕动的地方。他痴了,他呆了,他只有痴痴的盯住她,他只有呆呆的望着她,生怕弄出一丁点儿声响,惊醒了她……其实田园早就醒了,她故意装做睡着,不时眯着眼睛,偷偷的瞧他一眼,看他在做什么。就在高青山愣愣痴想的时候,田园假装翻动了一下身子,将右手搭在他的右腿上,上身侧仰着,胸部的轮廓便暴露得更加真切、挺拔。高青山小心异异的,试探着摸了摸她嫩笋一样的手指,软软的柔柔的,细腻极了。他又壮了壮胆子,提了一下精神,屏住呼吸伸开五指,向她那团蠕动的地方摸过去……就在他的手指刚触动那团蠕动的地方时,他全身突然一阵痉挛……田园翻身坐起来,扑在他厚实的胸怀里,小嘴儿撅起老高,一边娇声娇气的说:“你坏、你坏……”一边用小拳头不停地擂他的胸脯。直到她的小手被擂软了,她才紧紧的扑在他的胸脯上,双手使劲的抱住他……这一次他没有晕倒,也没有闭上眼睛,他心里很清醒,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使她激动得心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又像是有一团火焰一样的东西,在全身不断膨胀、爆裂、燃烧;她也没有晕倒,心里更清醒,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念头,在不停地壮大,不停地扩散,似乎要冲破一切,去体验,去尝试,去实践。他俩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依偎着,紧搂着。两颗年轻的心,两颗火热的心,双方都感到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传遍了全身,在熔化他们,在撕咬他们,在紧紧的箍着他们……使他们再也无法分开了……

在这种血与火、情与灵,肉体与肉体的燃烧中,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风儿瞧见没有,鸟儿看见没有,花儿瞅到没有,上有蓝天白云作证,下有树木花草为凭,他俩相爱了,永远的相亲相爱了。

当天晚上,山妹子失眠了。

她记得,打从她懂事时起,在她心里就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山里人穷,山里人吃尽贫困的苦头。现在山里虽然发生了变化,但山里人还是很贫穷呀!当年上大学时,她本来打算不再回到山里来,可是爷爷通不过。爷爷严肃地说:“田园呀!山里虽然穷,但大巴山遍地都是宝;光雾山虽然满山是石头,但是一个石头一斤油。我们,也包括你父亲,就是因为穷没有上学读书,看到满山遍野的宝贝开采不出来。你们读了书、上了大学,千万、千万要回来呀!这满山遍野的宝贝,就指望你们来开发了。”

爷爷的话最具权威性。田园是学畜牧专业的,畜牧业离不开山,所以她回到山里来了。她开始搞黄羊研究时,爷爷整天笑得合不拢嘴,见人就夸赞说:“我孙女儿有出色了,她要为我们山里人做事了。”黄羊品种改良研究成功,她全家人都露出了笑脸,全村人也露出了笑脸,全县、全省、全国都很关注。可是她却心事重重,这又是为什么呢?少女的心秋天的云,多变多思也是正常的,要变就让她变,天晴的日子是一定会到来。

她躺在她的小屋里,一颗心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的第一想:是想自己将来要养一双白白胖胖的儿女,儿子要帅,女儿要靓。从小就要教他们认字、学英语,要送他们上大学,读研究生、博士生……想到此,她的脸红了,红得像六月间的水蜜桃一样。她在心底说“不知羞,还没结婚就想养儿育女了!”她的第二想:是想组织一个上百人的科技服务队,将改良后的黄羊品种、繁殖技术,广泛的推广出去,要让全省、全国千千万万的山区农民“发羊财”。她的第三想:是要组织一个规划设计班子,规划好新村建设,把全村农户集中起来居住,建成农户居住区,文化区、交易区、高新技术区、肉羊加工开发区,要让山里人过上城市人一样的生活。她的第四想:是要迅速建立起一整套黄羊研究、培育、养殖、生产、加工、教学综合体系,开办一所黄羊学校,变山为宝。弯弯的石板路,要变为旅游参观的游山路;小河上二十四道脚不干的列石桥,要变为为大巴山文化的一道风景线,让游客观赏旅游,了解大巴山的进化史。还有山里的山歌,它是大巴山灿烂文化的体现,也是大巴山民俗文化的一页。她的第五想:是要在山里建一座农民医院,要培养农民自己的医疗技术人才,让山里人小病不出村,看病不再难。

田园心花露放,一张山区发展的蓝图,在她脑海里勾画出了初样。她心里乐滋滋的,甜蜜蜜的,像有一种什么物体一样,一个劲儿的往外涌……啊!是一串串歌词,像诺水河的鱼儿一样,活蹦乱跳的往喉咙外跳。她手儿忙碌,心情舒畅,即兴铺开纸和笔,就将跳出喉咙的一串串鲜活的歌词,密密麻麻的写在纸上:   

高高的大巴山哟!山是金银山;弯弯巴河水哟!河是母亲河。

金山银山大巴山,流金淌银巴河水,啊!美丽的诺水河,富饶的光雾山。

啊!富饶的诺水河,美丽的光雾山。金山银山宝贝山,流金淌银母亲河。

田园躺在歌词上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光雾山满山遍野的红叶,群山醉了,森林醉了,草丛也醉了。红叶把天映红了,把地映红了,把路也映红了。她梦见诺水河两岸开满了山菊花,黄黄的一片一片又一片,河畔染黄了,河水染黄了,河边的石板路也染黄了,黄铮铮的山菊花,把诺水河装扮得美极了。她穿一身新娘装,身后跟了上百头、上千头、上万头膘肥体壮的黄羊,从红叶铺满的弯弯石板路上走来。沿着河岸的沥青路上,一辆插满山菊花的花车,在山菊花开满两旁的沥青路面上徐徐开来,后面是装满金黄色稻种的卡车,一辆、十辆、百辆,车后的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吹着大巴山民歌调的唢呐声声,把人的心都吹醉了。突然,“嗵嗵嗵”三声礼炮,将她惊醒了……原来她是做了一个梦。

梦醒了,可是人还没有醒。第二天,当太阳刚从东山口露出半个红脸蛋时,山顶上便悠悠扬扬的飘出了一首山歌:

太阳出来红彤彤,而今姑娘大不同,

敢上南山捉猛虎,敢下北海降蛟龙。

要叫高山低头笑,要叫崎岖变坦途,

要叫河水上高山, 要叫平地起高楼。

歌声飘呀飘,飘向了大巴山下;歌声飞呀飞,飞遍了巴河两岸……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