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伴着葱油饼的温暖前行

2017-07-17 09:01 来源:中国奉节网

伴着葱油饼的温暖前行

作者 陈超

调面、加葱、放盐、打火、倒油、下饼、翻面、关火,起锅,这一系列熟悉的动作,仿如穿越时空的密匙,只在呼吸之间,便把我带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山东老家,带回到了妈妈烙葱油饼的锅台前……

沉淀妈妈宠爱的葱油饼

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妈妈烙的葱油饼。两面金黄的烙饼,镶嵌着碧玉般流翠的葱绿,弥漫开来的葱油香,是童年最迷恋的味道。那时,小小的我总爱跟哥哥姐姐一起,站在妈妈烙饼的锅台前,眼巴巴地等待着一个个面疙瘩在妈妈手中,慢慢变成香气四溢的金黄大饼。每次等待,我都是最猴急的那个,总会抢下刚出锅的第一个,立马扯下一块塞进嘴里,即使烫得嘴巴歪掉也全然不顾。“慢点吃,别烫着!”妈妈嗔道,带着无尽的宠溺。

寄托浓浓乡愁的葱油饼

后来,我来到重庆读大学,半年才回家一次。每次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再加上几个小时的汽车,到家时已是深夜。那时的我像极了被霜打过的茄子,而妈妈递过来的一张葱油便成了我恢复活力的甘霖。看着狼吞虎咽的我,妈妈总会心疼的说:“读完书了就回老家,妈妈天天给你烙大饼”。然而事情却并没沿着妈妈的预期发展,大学毕业,我选择了留在重庆实现自己的检察官梦想。得知消息的妈妈,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每次电话里总不忘叮嘱我:“有时间了就回家,妈妈给你烙饼吃”。隔着千山万水,一句简单的话,道不尽那浓浓的牵挂与温情。离家乡久了,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葱油饼满是乡愁的味道。

饱含同事关爱的葱油饼

或是基于基层检察院案多人少的现实状况,或是厌倦了一个人挑灯夜战的孤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过一段时间,院里就会有一帮同事不约而同的齐齐加班。而此时的加班餐总会出乎意料,可能是泡面大集合,也可能是特产荟萃,还可能是花式爱心餐,但到食堂里烙葱油饼,却还是头一次。

“俏俏,加完班我们吃点什么呀?”吃货曾超总是第一个谈及加班餐的同事。

“还用问吗,她只对葱油饼情有独钟。”加班死党何暄打趣的看着我说到。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懂吗?”望着窗外黑黢黢的天空,我回白道。

“那可就不好办了,这大半夜的,哪有什么葱油饼卖。”老实本分的姜小青一脸的认真。

“我们可以去食堂自己做!”只比我们虚长几个月岁,却总爱以大姐姐自称的奉姐一语惊人。

…….

“小俏,来,快趁热吃!”奉姐的话把游走在记忆中的我拉了回来。我乐滋滋的接过刚烙好的葱油烙饼,一口咬了下去。

“奉姐,没看出来,你还真会烙饼。”曾超嚼着大饼,一脸的佩服。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奉姐这是有备而来,前几天我还看她网上搜索葱油饼做法大全呢。”不管什么时候,姜小青都是最尊重事实那一个。

……….

其实,奉姐的葱油饼与妈妈的葱油饼,做法和味道都不甚一样。但我却知道,它们所承载的关爱却是一样的。也许,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方可称之为近亲。可对只身在离山东老家2000公里的奉节检察院工作的我来说,院里的同事们,便是我在奉节最亲最近的人。我庆幸自己能来到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在未来的从检路上,我将伴着葱油饼的温暖勇敢前行。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