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母亲的天空

2017-06-28 19:28 来源:中国奉节网

母亲的天空

◆黄 健

 

一直渴望着自己长大,渴望着属于自己的天空。

直到现在,才看到头顶那片高远的天空,是母亲用肩膀撑起来的。

于是蜷缩着,悄悄地哭了……

—— 题记

“你父亲又走了。”母亲淡淡地说,听不出任何语气,也看不到任何表情,仍是低头切着菜。

我微微一怔。对于自己曾经多时因有些讨厌父亲,而希望他不要管我的“愿望”,如今还是在意料之中实现了,却似乎又是不合情理的。

逆着光,母亲日渐老去的双眼匿藏在余晖里,使我看不清神色里的情绪。我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语,只能沉默着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愿也不能再打扰又一次受伤的母亲——那个易碎却无比坚韧的母亲。

一直不明白,母亲的一生几乎都在束缚的苦海里挣扎,挣扎着,却不愿游离这片海,仍守护着我们,不离不弃。这是怎样的痛?

母亲的历史,做儿女的真的无法读懂。

思绪飘回到那些年。母亲,请允许我回忆。

翻开我童年的那几页——

打小的记忆里,就是母亲独自忙碌的身影,被时光撕碎了,只留有残片尘封在我的脑海。还记得田间金色的油菜花,把整个春天都铺满,那时的天空是一片温柔的蓝,天空底下,母亲的双脚踏遍乌黑湿软的泥土,一步步,踏出新的生命。还记得有一天母亲做好了晚饭,只等待孩子们放学回家,最后等来的却是小儿子摔破了下巴的哭嚎,坚强的母亲留下了疼惜的眼泪……然而在老家的日子,我记忆最深切的,却是那个冬天的早晨。

寒冷的夜色深沉得像母亲看不透的眼眸,我模模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只有熟睡的小弟弟,母亲却不在,被窝里还留有她的余温。我起身趴在窗边,看到母亲正担着刚装好的白菜,在夜色里独自走远,那单薄的背影,被寒冷刺骨的风渐渐抹散。可我只能这样地望着,小小的我有一种本能的害怕,冬夜的天空漆黑如墨,没有星光为母亲照亮蜿蜒的路途。我哆嗦着又重新缩回到被窝里,在昏昏睡梦中等待天亮后,母亲用赚回的钱买来温热的包子,那时候每天早晨她都会微笑着看我们两个小家伙躺在被窝里专心致志地吃着包子,却总会完全地将疲惫的母亲遗忘。

可是那天,母亲好久好久都没有回来。

灰色的天空泛着苍白的晨光,我俩醒后趴在窗边努力地向外张望着,经过的行人看看我们后又继续前进,却总是没有母亲疼爱的眼光。

最终,饿了的弟弟嚎啕大哭起来,我不知为何哭不出来,只是像母亲一样倔强地等待着。恍惚中,却有了母亲不会回来的感觉,于是紧握着拳头不让自己害怕。

过了午后,母亲才挑着满满两篮被损毁了的白菜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她看着无助的我俩,只能滚落酸涩的泪珠,滴到我的唇上,真的好苦、好苦……

我轻轻抿一口凉茶,却尝不出苦味,更尝不出一个母亲的苦味。可后来当我长大了一些,不知从何处学来了抵抗“权威”的“本领”,曾一次又一次地蹭破了母亲伤痕累累的心。

没有父亲在身旁,母亲对我们的管教却更加严厉。小时候是又害怕又服从,母亲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她不允许自己的子女比别人差,可我总是做得不够好,不能成为她的骄傲。我曾是多么地憎恨"打是亲,骂是爱"这句话,受过的惩罚也逼出我逆反的心理,那时只觉得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甚至会怨恨,会想要逃跑。

我第一次气冲冲地逃掉之后,坐在高高的阶梯上委屈地哭泣。许久,看到下面的母亲正提着我丢掉的鞋子四处哭喊着我的名字,寻找着我,经过的行人永远都是望望她后又继续走自己的路,可那场景却满足了我无知的快感。直到天黑后我害怕起来,无奈地又站在家门口,被疲倦着回来的母亲一把紧紧抱住,她不住颤抖的身体快要震碎了残破不堪的心。她只能极其绝望地骂我:“你怎么能和你父亲一样狠心?”

母亲说得对,她所爱的人都对她太狠。我抽搐着哭了起来。

十几年的生活中,父亲回来过几次,又走了几次,每一次都让家人跌入痛苦的深渊,其实他是明白的,可总管不了自己。母亲却只有短暂的怨恨与斥责,长期的等待和思念。这也是我不能理解的,那份在风雨里挣扎的爱与执着,究竟会打动谁?

尽管如此,他们一直都没有选择离婚。退让的空间交错着,母亲总是给予原谅,她的心,真的比天还要宽阔。

如今的我一天天长大,母亲的打骂也随着岁月消失了,可每当我失败的时候,是有多么怀念那一声声严厉的管教。抬头看见的,却只有母亲失望又无奈的眼神,就像灰色的天空,那层厚厚的云就在头顶,伸手却无法触及。

母亲的天空,是需要子女为她拨散阴云的。

所以我只能展开翅膀奋力地往上飞。

窗外的风,从茫茫人海里穿行到没有终点的远方,母亲的心,还在角落里悲伤、悲伤……

黄昏的天空铺满雀儿的翅膀,西山缓缓褪去的余晖还在母亲的泪眼里;流淌、流淌……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