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诗歌

泥 文:声 音(组诗)

2017-06-28 18:09 来源:中国奉节网

 

你说,雪是用水球的方式打在你的脸上

我在远山远水之外,心随着它落下的姿势

荡了一下,而后沉了一下,再起伏一下

这冰冰凉凉的痛,你一定感觉不到

我是一个长着陌生面孔的耕者

想象你娇嫩的年龄,如何与这雪这水球对抗

但我不会说出,诗为你耕耘的愁结

我的小溪小村庄不能释放,你那硕大的香樟树

要晨钟暮鼓才能敲响。我蛰居的屋檐

仅能说出对你的幻象,想象你执着搬动的风

风吹生的十万里樱花和桃树,抑或过往

 

你的声音

 

这雨真细,比针尖还细

在我光秃秃的头颅上,过家家

说它们的悄悄话,而后进入我的身体

 

这三月时节,许多事物正在逝去

在植被有限的工业园

你没来,就已被细雨挟持

 

我这颗动荡不安的心,描不出形状

是我的天使,还是我前世的债务

在这细雨里,我仅能生吞活剥你的声音

 

一树树桃花,一树树血

在你走过的远方,我必需重复

它是这针尖一样的雨埋下的暗疾

 

解放区的天

 

窗外响着解放区的天的歌声

这肯定不是原唱,很多人都唱了

而我这壮年之躯,至今还没学会

你是那个隐身作祟的人

 

一根线一根线地牵引,一个针脚一个针脚地

让我忘记,我是一个扛着锄头远行的人

在别人的灯光里,自言自语着情话

用光速将你拉近,摘掉你的近视眼镜

我会是一个青蛙王子,长着一双翅膀

说一辈子的温言软语,或者彼此

发点小脾气

 

我会给你烙一辈子煎饼

而这些,只是这春天里的萌动

你仍在我触摸不到的地方

解放区的天止于亭台水榭

 

这杯酒

 

这杯酒刚满上,你就迫不及待地往里蹿

65度的高粱酒,由着你的性子

左蹿右逸,朵朵酒花,随着你的身影

我黄土色的脸,一眼迷茫

喝一口,嘴唇咂三下,你在二十九楼

我在泥地上,头颅高昂,被风扯开的嗓子

你听不到,看不到我的口型

戴着牛的枷,一步一个重音符

你是看不到,在这杯酒里,酒眼昏花

你在我眼前,你不在我眼前

深情的心语,隔着二十九楼的高度

一层层尘事,没有力量

拨出藏匿多年的利刃,在这杯酒里

浓烈着的忧伤,你上上下下

 

 

在此时,有些事我必须得存放在心里

比如忧伤,比如哀愁,比如失落

不能让你听见,它存在的话柄

就如此刻隐而未发的雨

得独自享受,你在我心里闹得欢腾

我有无限的疆域,打点无限的落寞与孤寂

在时间的弦上,我是一个独舞的人

你如你的声音,随风来又随风去

我疲软的手,我们

未来或者过去,缘起于此

缘尽于此,在无尽的声音里

是不是一个又一个童话故事

说某年某月某日,南北在空气中相遇

 

 你的味道

 

知道吗?我在吃火锅,想你

重庆味道,你说最喜欢

从南山到渣滓洞

哪个最高,哪个是你心里的高度

你看到我用赤脚,一步步走进

那棵因你开满了花的树

说出,吊脚楼的注脚

绕着巴之山脉

我泥土的纯,草木的朴

你说,最喜欢,我尘垢满身

没有虚构,我为你打开的门和窗

在你的赞美里,无路可逃

在你千里之外的身影里,沉迷

泥塘里跳舞,火锅里想象

你的味道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