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古代诗人趣咏花

2017-06-28 18:02 来源:中国奉节网

古代诗人趣咏花

王熙章

 

古诗词中咏花诗不少,其中菊花、芙蓉花、桂花等进入诗词尤有情趣。

菊 花

菊,花之隐逸者也。

说菊是花之隐逸者,那是因为陶渊明是“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的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使菊成为物外之思的媒介者,很多人向往“悠然”的境界,却忘记经由“采菊东篱下”才能获得,此中并无特殊的秘诀,也不过是“心远地自偏”而已。陶渊明喜饮酒,有两首“饮酒诗”都提到菊与“悠然“的心境,心境所以才不闻车马之喧,采菊又非饮食生活之所必需,如是,悠然的心情自然浮现,由此可见,悠然是一种心境,但绝非无所事事,更不是鸿飞冥冥似的一种玄思!

另一首饮酒诗,说得更实际一点:“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菊与遗世也有了密切的系连,隐逸的说法即从此处兴起。

自从屈原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开始,掇英、餐菊、喝酒,彷佛都成为雅事。黄庭坚的诗可以做为代表:

黄菊枝头破晓寒,

人生莫放酒干杯,

风前横笛斜吹雨,

醉里簪花倒着冠。

身健在,且加餐,

舞裙歌扇尽情欢,

黄花白发相牵挽,

付与旁人冷眼看。

其实,菊花并不完全是不闻世事的隐逸者,至少在朱元璋的诗中,却有另一种英姿风发: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一发时百花杀,

欲与西风战一场,满身都有黄金甲。

这样的气冲斗牛,是菊花的冲劲,但菊花更有一股傻劲,那是坚贞的象征:“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这是宋末郑思肖画菊所题的诗,隐示着宁死不降的志节,朱淑真黄以诗也有这种说法:“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犹能爱此工,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菊花凌霜雪而弥劲,不仅是隐逸诗人而已,她有更高超的人格,不变的贞节。

芙蓉花

面要如芙蓉,眉要如柳,因为面要微微泛红,眉要细长---古代仕女是以这样的审美标准化妆自己的脸,芙蓉的脸呈现着少女的羞红!

欧阳修说:“湖上野芙蓉,含思秋脉脉,娟娟如静女,不肯傍阡陌,诗人沓未来,幽艳冷难宅。”娟娟的静女、脉脉的眼神,正写出少女幽静的一面。芙蓉花色可以由白而逐渐转红,从浅红而深红,“花房腻似红莲朵,艳色鲜如紫牡丹”(白居易诗),这时倒像是浓妆的少妇了!不过,“芙蓉生在秋江上”,淡而广漠的秋色,彷佛一张吸墨纸,消融了芙蓉那么深那么深的红。

是的,环境对于人,对于花,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如果芙蓉花长在山中会如何呢?王维这样安排芙蓉花:"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在无人的山涧边,芙蓉独自开,独自落,这时,芙蓉竟不像是少女,而更像一个沈思的哲人了,很多人都说这是一首有禅味的诗,或许真的值得我们去参去想。

芙蓉是属于秋天的花,明朝吕初泰说:“芙蓉襟闲,宜寒江,宜秋沼,宜轻阴,宜微霖,宜芦花映白,宜枫叶摇丹。”

秋天是令人沈醉的季节,芙蓉花在秋日里更要令诗人沈醉:

“莫怕秋无伴醉物,水莲开后木莲开。”(白居易)

“最爱秋江留晚色,尽教白首醉珑 。”(申瑶泉)

“白首沧江上,且看醉夕阳。”(申瑶泉)

“正是美人初醉看,强抬青镜照妆慵。”

秋天也是离愁漫兴的季节,闺中思妇见到“芙蓉”是不是也会想见“芙容”呢?

“掘作九州岛池,尽是大宅里,处处种芙蓉,婉转得莲子。”(子夜秋歌)

秋天,霜白漫飞,芙蓉也称为“拒霜花”,苏东坡说:“唤作拒霜知未称,细思却是最宜霜。”芙蓉花有红有白,在飞霜里,或红或白都能见出芙蓉精神奕奕。

满城芙蓉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胜景?历史上"芙蓉城"曾经传为美谈,在逐渐凄清的秋风里,引人无限遐思:"孟后主时,成都城上遍种芙蓉,每至秋,四十里如锦绣,高下相照,因名锦城。以花染绘为帐,名芙蓉帐。"(《成都记》)。据欧阳修“六一诗话”言,石曼卿去世后,主芙蓉城,这又是一种十分浪漫的传说。木芙蓉就是这样具有多面的美,可以从不同的感情,发现不同的特质。

桂 花

“桂香烈,宜高峰,宜朗月……”

要长就长在岩石上,岩上的桂花像兵土的性格,傲岸、不屈,显现坚毅的形象,在古罗马,那是军人的光荣,也是诗人的荣耀,当她扎成桂冠,戴在诗人的头上。

老兵不死,但会凋零。诗人不朽,但也会随万物迁化。只有荣耀与桂花的清香,一年一年递传下来。桂冠的荣耀,是诗人熬尽多少个不眠夜,呕尽多少次心头血,才发出永世的芬芳!

要香就从广寒宫里来,月中的桂花,像幽隐的仙子、冉冉而降,“人间天上高低影,月下风前自在香”(杨济翁诗),只有朗朗的月光,清爽的桂枝,才能见出人间天上高低影,只有悠悠、隐隐的香,才能在月下风前自在香。桂花的这一份特质,要等辛稼轩才能说清楚:

金栗如来出世,蕊宫仙子乘风,

清香一袖意无穷,洗尽尘缘千种。

长为西风作主,更居明月光中,

十分秋意与玲珑,拚却今宵无梦。

---西江月

香从月宫来,岂能不是仙友?

树在岩峰上,岂可不称岩客?

桂花自有一份高而不可攀的气质,这份气质来自巍巍的山岩,来自蒙蒙的月色,更该来自秋寒时的一股清香---桃李正芳华,桂花不开,风霜摇落时,却能一枝独秀,这份特质形成桂花高不可攀的高贵性格,这份清香悠远而脱俗。

甚至于登科得功名,也要称为"折桂",因为晋朝邓诜对策时,自谓"桂林一枝也",自唐以后就以"折桂"称登科了,折桂登科,桂的高贵性格彷佛又多了一次左证,"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朱淑真诗),桂香与书香虽不同源,却不妨同长了!

真的是:

“桂香烈……宜皓魄照孤枝,宜微飓扬幽韵。”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