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诗歌

熊林清:漫游在夔州大地(五首)

2017-06-07 10:20 来源:中国奉节网

乌云顶

没有向往,也谈不上恐惧

那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同它的对峙

从针眼里打望这个世界——

这并不遥远的悬崖

悬崖下的河滩,悬崖上的云雾

这些老掉牙的风景里,尽管

一浪接一浪的游客那样新鲜

他们对着河滩咆哮,对着悬崖指点

对着云雾呢喃,然后默默离开

纷乱的脚印被一场山雨轻轻抹去

不赞美阳光灿灿,也不羡慕呼风唤雨

从针尖的方向,我把天堂也看破了

不过是一些白,一些黑

在我们头顶轮番绞杀

在我眼中,还不如这座岿然的悬崖

也曾在晴好的春日带儿子凌顶

已没有了儿子那样清澈的激动

听着他的抒情,我也不忍猜想——

当有一天,你再次俯瞰那奔涌的河流

你可还会想起这悬崖沉重的名字

 

眺望大溪

他们在峡谷对面的坡上

是拾捡谷粟,围猎野猪

还是在打凿冰冷的玄武石斧?

隔了那么远的山岚

我看不到,他们埋在暮色里

必须渡过一条深色的河流

我该去与他们交流一下

这些长久困惑我的问题——

诸如生老病死

诸如峡内的困顿与出峡的茫然

但艄工哪里去了

艄工,快来快来,我要过河去

问一问:神女是他们的祖母

还是他们的孙女?

至今仍在高高的巫的神秘里

守望他们宁静的睡眠

 

云雾山

直到弥天大雾从河底升起

我才发现:这山谷的胸怀

竟那么坦荡、辽阔

这些浮在白雾上的山头

它们沉默,互相对望

完全无视那些雾的翻滚喧嚣

大雾所过之处,留下满地湿红

一场扫荡,让所有的枝条醒来

它们愤怒的手指在撕扯这虚伪的白

连小草也在拒绝漂白。穿越谜团

没有一只鸟在空中迷途跌落

这让我相信,那个走失的人

最终还会回来,站在这山谷间

喊回他被雾诳走的魂

不信你听听谷底那响亮的足音

 

天坑.天籁

阳光在一寸一寸下沉

首先触碰在这些石壁上面

飒飒作响,然后是草叶

鲜亮的吟唱在逐渐过渡

向潮湿晦暗的渊谷

泉水也在下沉,一缕一缕

散为碎玉,敲醒岩石

挤出那些苍苍苔意

听听这回响地心的心跳

古老而沉稳,潜入我们的脉搏

下沉的还有四月,所有的绿

都把背影投向谷底

让春天成为暗流,一波一波

涌满浸在绝壁阴影中的耳目

听吧,那些埋藏的化石正悄悄醒来

只有草木还在攀缘,从一个台阶

跳向另一个,不甘落魄的生灵

从地底湿湿地升起来,汇成

一朵又一朵彩云,在山谷间喧哗

降落,成万壑雷鸣

 

大石包

在大石包,我没有看到大石

山坡的头盖骨上,插满了

一排排尖利且灰白的犬齿

一株株枞树、杉树、柏树

从细细的牙缝中

舒缓地长出来

艰难地挤出来

愤怒地射出来

虬曲的枝头挂着铁青的球果

那么多细而且长的腿站在一起

他们脚下,铺满了

一簇一簇娇嫩的草叶

一丛一丛怒放的野花

于是,我看到

苍天整洁的蓝,大地错杂的灰

挤压出的这一片铮铮作响的碧

大石包,难道是传说中的巨石

被那季风摇落的球果

啃成了这破碎而尖利的犬齿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