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大爱孕育大诗

2017-04-17 14:07 来源:中国奉节网

大 爱 孕 育 大 诗

——读杨辉隆诗集《震撼的证词——汶川大地震祭》

泥文

2003年,我初涉诗坛时,就与杨辉隆先生“相遇”了,但直到今日也不曾相见。在与他为数不多的联系中,他是一个温和而很有亲和力的长者。说他是长者,不仅仅是年龄和社会阅历,他是一个在写作路上很有成就的作家(中国作协会员)。按说,一般这等资历的人是不大愿意理会一个学步写作的无名小卒的。我说这些,应该有很多人也有这样的认识。而杨辉隆先生并不因为彼此的距离而疏远谁,我相信凡是与他有接触的人,都会为他的为人而坚起大拇指。

杨辉隆先生的诗集我拥有三本,《春去春回》,《杨辉隆情诗选》,《震撼的证词——汶川大地震祭》。这些都是他不声不响无偿赠寄的,能得到如此厚爱,真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完结的。而这本《震撼的证词——汶川大地震》,从他签名送我算起,到今天已差不多一年了。这部诗集分为十六个章节,从灾难发生时写起,最后用自己的思考来作结。每一分力都用得激情飞扬,赤子之心可见一斑。

又一个5月12日即将到来,这个难忘的日子,又唤起了我们心中的疼痛。而杨辉隆先生的这本诗集,作为一个有力的史料性长诗,在再现了自然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的同时再次再现了人性的伟大。说它是史料性的长诗,是因为诗人在选择用诗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时,没有专注于诗本身,而是专注于事件本身。在当今诗歌被指为小我而难言担当的时刻,杨辉隆先生的宽厚胸怀和雄浑的声音喊出了一个诗人应该做些什么,应该写些什么。

怎么得了?怎么得了?怎么得了?

我的乡亲!我的朋友!我的汶川!

我呼喊,我捶胸,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往汶川,

用诗人文弱的身躯为孩子们挡住一块飞石,

把我不充裕的血献给你们。

——《序诗》

诗人就是这样,没有用什么假大空的词语来抒情。直接用口语来说出自己在那一刻心里的律动,三个“怎么得了?”串连在一起,诗人焦灼的心情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声嘶力竭似的呼喊或者说是呐喊,再现了那一场景到来的凄惨和诗人内心里的彷徨。真有恨不是自己在现场,真有将彼换成己的情怀。

其实,人的本性只有在灾难面前才能还原,这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是谁,都选择他应有的方式来表达。作为诗人,用诗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和良知的一面,这是最本能的。但要如何表达好,这就得看诗人本身的修为。写一首或数首短诗或许易,而要写一部有震撼力度的长诗且有史性价值的诗就不容易了。杨辉隆先生为写好这部诗集,前后三次到达灾区去亲身体会和收集资料。感受满目疮夷的灾区、不屈服的灾区和那些为灾区无怨无悔付出的人们。

眼泪也是一种坚强,

眼泪也是一种动力,

它可以催化成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的力量。

哭吧,我骨肉同胞,

哭吧,我与你们心连着心。

……

泪水与泪水的融合,

就是手拉着手,

就是肩并着肩,

就是互相守望和帮助,

就是力量与信心,

就是勇气与希望。

 

我们的民族不就是这样吗?

在泪水中重铸精神,

在泪水中穿越苦难,

在泪水中高昂头颅,

在泪水中重建美好家园,

在泪水中坚如铜墙铁壁,

在泪水中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泪水和力量》

就我的阅读和接触来说,这种重叠似写法应该是自白话诗出现以来就有了的。蒋登科先生在这本诗集的序里说抒情诗是中国诗歌的主要样式,嗯,我也这样认同。我更喜欢这种重叠式的步步为营似的抒情。简明得近乎直白的抒情,显露一个人的真性情。比如豪爽,比如率直。在这种重叠的方式下,就如登山一样,将我们一步一步地带上情致的山峰。“眼泪也是一种坚强,/眼泪也是一种动力”。“泪水与泪水的融合/就是手拉着手,/就是肩并着肩,/就是互相守望和帮助,/就是力量与信心,/就是勇气与希望。”你看这多好,“我们的民族不就是这样吗?”这个问句很好,给人一个回味和警醒的作用。而自答,更加强了龙的子孙在“泪水”中存在和必然存在的因由。是一针强心针剂。

作为一个诗人和作家,他敏锐的触角是生活与自然的抗争与和谐。对于大灾大难,他更会感同身受,因为有良知的诗人永远有一颗悲悯而满怀良知的心。可以毫不掩饰地说,小诗人写小我,大诗人写大我。而这大我要如何才能表现出来呢?要做到大而有当还真不容易。杨辉隆先生为了这部长诗,为了受灾的人群,可谓用力颇深。几度来回,几度写写停停,为了能更好地表达对灾区的虔诚之意。我相信,杨辉隆为它肯定面色憔悴了几许。从总理到孩子,足见他在取材上的良苦用心。

“现在的关键是速度,/要抓紧救人!”——《总书记的爱民情结》。多余的话不要了,多余的抒情不要了,多余的豪言壮语不要了。这就是我们东方文化里成长出来的总理,以人为本。这也是诗人取材的匠心独具。“当务之急仍然是救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千方百计地救人。”

口语很多时候是最有力的。按现在白话诗的发展来说,很多在诗语的表达上用含蓄来定位,特别是朦胧诗出现以后。含蓄是一种美学,直白也能体现一种美学。但有些诗是不能含蓄的,要直白明了方能见其真味。就如杨辉隆这部长诗,如果用含蓄来表达,我真难想象会是什么样子,更别说它有史料的价值。

很多伟大的东西是从微小枝节表现出来的。比如说爱心,比如说人格,人性。在这部诗集里,“可爱的孩子们”这个章节最吸引我,可能有些时候我们成年人也不一定能做到。“可爱的孩子们”,我在看完时,觉得这些孩子不仅是用可爱能诠释他们的人性魅力的。“3岁的你,就可以不惧惊恐,/藐视伤痛,感恩的光芒照亮多少迷茫的眼睛。/把手举过头顶,向那些不畏艰难的抗震救灾英雄们致敬!”郎铮,一个3岁小儿郎,是不会有“表演”天赋的。而杨辉隆先生取材于此,也足见他的睿眼。

9岁的林浩在废墟下带着同学们唱着歌度过恐惧时期,出了废墟又加入抢救同学的行业。8岁的张杰自己被救出还不忘其他人:“快,有位小同学被压在围墙下,先去救他!”

12岁的藏族小姑娘邹雯樱,

地震发生时,

一直主动帮助老师组织同学撤离。

已经跑到二楼楼梯口,

为了返回救其他同学,

却再也没能回来。

当救援人员发现她的遗体时,

她还紧紧地搀扶着一位同班同学。

这就是杨辉隆先生给我们带来的现场,几年过去了。然而这些场景却因为杨辉隆诗句的记录历历在目。里面的孩子们的事迹还很多,这一份诗报告,让我们看到了人生命的脆弱和强大。

5月13日上午10点多,

北川中国移动公司的一处门店外,

一面巨大的墙体斜压在街道上。

废墟下是一位中年男子,

求助的眼神透过缝隙,

望向身边忙碌的一群人。

一群来自三台县的志愿者,

要救出废墟下的男子,

他们需要挪动数吨重的预制板,

但他们手里只有一根电缆和两只铁锹。

四周的危楼还在轻微晃动,

不时有玻璃掉下。

“这里太危险了。”记者喊道。

“再危险也要救人,

这人还活着,不能就这么丢下。”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在回喊。

——《志愿者之歌》

杨辉隆先生在这部诗集的后记中说,“那些天,我曾怀疑自己的泪腺似乎出了问题。泪,怎么就流不干呢?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心写一部反映这场灾难和人们与灾难抗争的报告体长诗,记录灾难的发生,灾后重建和个人思考,力求达到真实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看来他是做了,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地道。里面的人民子弟兵,里面的师魂,里面再现的总理,里面的志愿者,里面血与泪,灵与魂的完美再现。这都与杨辉隆先生的辛苦付出和对灾区包含的深情是离不开的。

学会宽容吧,

包括宽容在灾难来临时,

那些明哲保身的兄弟。

不要让他们心灵的负重,

禁锢了本该轻盈起舞的灵魂。

不要让汹汹舆论,

淹没了他们人生的路。

 

让我们抛开所有的尘结和恩怨吧,

将那些疏离了美好世界的兄弟,

重新引领进真情的乐园,

哪怕在风雨飘摇的夜晚,

也能感受到,

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的温暖。

让灾难来临时上演的人间大爱,永不谢幕……

——《地震留下的思考》

读到这里,杨辉隆先生是彻彻底底地教了我们一回做人的道理。特别是我们写诗的人,要写诗,得先“学”会“写”人。也正是他的为人滋生着他的激情,给5月12日留下了一枚沉沉的印章。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