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诗歌

晨 练(4首)

2017-04-17 14:03 来源:中国奉节网

晨  练(4首)

文/熊 魁

 

 醉夕归

是什么把时间撕一条裂缝,裂缝里闪出亮光

亮光的左手边是昼,右手边是夜

这是不是神指示给我,唯一的出路

一生苦难和幸福,就此整队出场

不断地排列组合,延伸成河

 

怎样的生灵才可以泅渡

树木是靠不住的,它陀螺样轻晃了下

就把日头晃过身后,蓝白相间的栅栏

圈不住紫罗兰的紫,红山茶的红,风信子的满庭芳

裂缝的此岸和彼岸缓慢挤压

最后的亮光掳走所有事物的颜色和形状

 

一指晚风,按住鸟鸣,低矮的天空

风筝飞翔的翅膀,我在时空开裂处奔跑

不知道可不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标

我伸出手去,漏走了光阴,留下了尘埃

我只是一介文弱书生,没有撼天动地的力气

 

我会交出对抗,只要不拍死那些生命

不缚住河流里众泅渡者的手脚,晚夕啊

那就袖出你的铁掌,用黑丝绒绞断我的脖颈

然后用日积月累的尘埃,把我一层层掩埋

唯一的条件,是保持站立的姿势,让我可以看见

满野星斗,和妈妈端放在餐桌上油炸花生米的亮光

  

晨练

晨风在路旁的小松树枝上,踮起脚尖

然后一个纵跳,掼入我的口,取道食管

滑过胃肠,钻过出口。这样,一条自然的绳索

把我贯穿,命运轻如笛膜——

风把万物贯穿,像女娲抟人,举起

在大地上轻轻一抡,天就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我在这块野地竞走已经太远,空间叫它深邃

时间叫它悠长,不管是原地停留,还是继续竞走

此刻,我都是矗立在大地上的一个标点

也不管你怎么阅读这块田野——

横读,直读,顺读,逆读,我都是你

必须经历的句读,不过中间隔着文字的山和坳

 

初出的阳光还淌着羊水,稍事一握

就有澄澈的液体润满掌心,那么一丝一缕

穿过云缝的线,是妈妈一辈子握在手里

的金色丝线,多么从容地穿过——

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些些小小的针孔

最后缝合成我的江山,万里衣襟上几枚晶亮的钮扣

 

而没来得及躲进昨夜拉闭的幕布后面

还在蓝色天花板上晃荡,下弦的马蹄月,我要

把它取下,淘炼,制胚,用青花料绘,罩釉

焙烧成青花瓷,或者杯盏,或者装饰性的

犁具,最好是一管竖吹的九孔之笛,恰如我的

身体,我可以抱住它,涤涤然,吹奏虚浮的灵魂

 

 知秋令

我看见她嘟着嘴吹落

蒲公英的手臂,书写在蓝天,一行又一行诗歌

有些苍凉的意象——一阵卷地风

从深而又深的巷子,擦壁而来,掠墙而去

上帝把手印,一个又一个

沿着天地通衢,豪放,不讲章法,齐刷刷摁下来

——手上皴开微细裂口的农民

手握谷镰,站在“怎么突然就空了呢?”

于是就空了的田坎,草垛后面的落日返照

他突然没有对手的失落和幸福

她嘟着嘴吹落菊瓣上单脚轮滑的露水

趔趄在蕨们的裸根和齿叶

玉碎,凝泪成霜。我看见她

一个与生俱来的情人,年复一年

在确定的时间,确定的地方,出现

嘟着嘴,面对茫茫阔野,披暗红衿袍的另一个我

深情朗诵,发表在一册卷角,毛边,旧杂志扉页的诗歌

 

春心荡

随便撇下一根柳条,或樱杈

扦插进温润的土壤,生活开始新枝嫩芽

反手把门,春天已在门外。想关住自己么

其实一条河流,你是关不住的

哪怕你截流,筑坝

那么宏大,辽阔,一派静寂的汪洋

看似高高地屯放在那里,实际暗流汹涌

它身怀蛮力,抵,推,踹……肩顶

腹挤……最后用一把薄胜蝉翼的水刀

悄声楔进门缝,漫漶,覆压

完全地裹住你,使你沉浸其中

你潮,你湿,纵然你的全身都是水的

证词,你成为一座肉体的小水城

光明也会从毫毛的根部,黑夜潮润的井口喷涌而出

编辑:刘诗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