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我的家在奉节

2017-04-17 13:49 来源:中国奉节网

我的家在奉节

文/杨娥

家乡奉节,在长江岸边。这里自然风光旖旎秀丽,文化底蕴绵延流长。不必说圆月跳出夔门,碎金刹那铺满大江平湖的壮阔;不必说荷花开满的清池,太极亭畔流离的柔美;不必说在太阳炙烤的六月去兴隆小镇,在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20000个左右的空气里深呼吸;也不必说亲手采摘脐橙甘果的欣喜,赏峡江红叶捧夔门秋月的诗意……于我,单单是去高山草场戏雪,置身林海雪原,就足够叫人夜不能寐。

春天,最好是租一条小舟去游荡。梅溪河、草堂河、九盘河、朱衣河哪一条都行,春意早透了河心,水都蓝成梦幻妖娆的彩鵐,仿佛为了要吸引高远的碧空。花红柳绿的景致在远方朦胧,30万亩脐橙花都竞相开放,果实的成熟还需要经历盛夏烈日的炙烤、秋天月华的风露,甚至冬天瑞雪的盈握。可是,浓稠花香早已染透了任何一道流水,田庄,山山水水都浸泡在蜜糖里。赶蜂人不顾路远迢迢,把勤劳的蜜蜂带来,它们在花间徜徉,酿出蜜糖和甘甜,不正如这片热土上勤劳淳朴的人们吗。还想再顺便问问西瀼、东瀼的千年流水,是否冲淡了对先贤的敬意。可那些思想和人格的精魂,你能说它没有融合进这片迷人的土地,你能说时代的距离也就是心灵的距离吗?

夏日,立江上,面瞿塘,把酒临风,正是一吐“白盐赤甲天下雄,拔地突兀摩苍穹”“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阎缭绕接山巅。枫林桔树丹青合,复道重楼锦绣悬”的好时候。从巍巍夔门外远道而来的劲风赶不走暑热,那就去兴隆小镇,穿过城南郊一段隧道,车子便进入山水画廊喀斯特自然景观博物馆了。“白云绕山巅,人家危石悬,重重复叠叠,身在青云端。”便是我对小镇的整体印象了。你很难想象,他在不动声色中竟怀揣着世界最大的“天坑”(小寨天坑)和世界上最长的“地缝”(天井峡地缝)、还有最神秘莫测的暗河,整个夏天,你都可能沉绵其中不能自拔。

秋天脐橙已经成熟,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收水果的商人和高品位的吃货们纷纷前来,辜负美食与美景莫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吗?此时,也正是乘舟东下,采撷一船相思叶,汲取一江诗情意的好时候。穿行画里江山,留宿白帝山巅,携手夔门秋月,共语诗魂缠绵,就又是另一番意境了。

冬天看起来有些无聊。大雪会在十月铺天盖地而来,上兴隆、茅草坝的车子都套上了厚厚的防滑链。旅游环线上十万亩落叶松以绝对静默强大圣洁的阵营和姿态,迎接漫天飞雪。万木萧条,心绪索然,不去赏雪就去拜访大山吧。征服会使你勇气倍增,体魄强健,心灵充实。猫儿梁,海拔2123米,来奉节的很多领导干部都会登临此山,为自己打气加油,为即将遇到的困难坎坷预热心理;问道就到长龙山吧,“始皇赶山”的传说仍在延续,香火香气缭绕山巅,有紫气东来,“象外神游,四面峰峦两面水;空中结构,八分人力二分天”便囊括了它的空间高度和道家文化高度;胡静山是曲龙境内的一座大山,在群山之上颇为突兀,山上树木丰茂,野兽种类繁多,春夏山间野花绽放,美不胜收,冬天山林静寂,锦鸡斑雀飞翔其间,更觉苍凉旷远;白盐赤甲峰顶便是山峡之巅,是物理形态的最高点、文化形态的至善点,如两位千年不倒的战神,睥睨雄视红尘流转,巅峰之上,万物开阔,冬日阴霾情绪瞬间荡然无存,让人深深膜拜自然宇宙的伟力。

我的家乡很美,他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编辑:fjuser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