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攀“三峡之巅”处女行

2017-03-05 22:55 来源:中国奉节网

攀“三峡之巅”处女行

作者   刘诗斌

3月,充满诗意的季节,邀三五朋友,踏青赏景,看待放花蕾,定是不负大美时光。

在奉节宣传部与赤甲集团的组织下,一队文人墨客相聚在一起,于3日8点40分,开始进发“三峡之巅”。

在赤甲集团公司人员的指导下,我们了解到登赤甲(即:三峡之巅)分两种方式。一种是自驾车辆从奉节县城出发至白帝镇石庙村,然后步行大约二十分钟即可登顶;另一条路线是在城区乘车至石庙村拗口,然后经小道徒步登“三峡之巅”。

我们一行18个人都从没走过这条路,一致决定挑战一次极限。据说我们将要行走的小道,是重庆赤甲旅游集团正准备打造的“诗意古道”的第二期工程,目前还属于灌木丛生、荆棘遍布的“毛毛路”,全长8.4公里,走完全程需4个小时,甚是难行。

我并不害怕荆棘丛林的勾扯,始终相信坐在“铁盒子”里飞驰,能看到的都如过眼烟云,难留震撼、难融深情,只有背包行者一路的足迹,才更加真实。虽然我相信路之所终,必是极致之景,但我更加愿意体味这奔向终点的过程。

打好背包,带上干粮和饮水,就这样启程。

DSC_0005

出发了,很轻松的样子。

路?准确地说,那不叫路,像是偶有行人踩过的荒野,隐约中能察觉出前人走过的足迹。如果不是当地村子里的向导,我们定会走错方向。

DSC_0015

这是路吗?根本看不到路。

行进不到500米,摄像师们便收住了脚步。“天啦,这风景,从来没见过。”从小身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小妹们,被眼前雄伟的大山,清秀的江水吸引住了眼球,扯住了脚步,三步一停,不时抬头放眼远方。

DSC_0037

哇!好风景,先来两张。对面的山脊就是我们要走的地方。

“小心你的脚下,认真看路,等下还有让你们更加震撼的地方。”向导立马发出警告,斜80度的山坡上,只有顽强的野草躺在那儿迎风送客行,陡峭的山路不得不让一行人放慢脚步,甚至于必须蹲下来,以“滑”的方式向前蜗行。所幸下行路并不远,差不多用时20分钟到达一处山谷底,队伍短暂地停留,以作休整。

DSC_0052

我的“滑板鞋”,看我一步两步,魔鬼的步伐。

“大家背好水和干粮,接下来才是真正挑战我们的时候。”向导再一次提醒。

“天啦,现在才开始吗?后面的路更难走吗?”大家顿时一阵惊呼,从来没进过大山,走过“毛毛路”的他们,被向导的这一句话吓得不轻。

“别怕,后面的路好走,只是笔直向上,走走歇歇就会没事的。”赤甲集团的领队黄大树老师赶忙站出来打气。

大家一致觉得,必须走完这一程,才算没白来,当然也就没有任何一人打退堂鼓了。

用时大约10分钟,我们顺利爬上第一道山脊。站在山脊上,俯瞰长江静静流淌,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野草的味道从身边抚过,闭上眼睛,听风细说。摄像师们赶紧拿出“家伙”,只听“咔咔”声不绝于耳。

DSC_0071

背靠长江,从这里跳下去,可以去长江游泳了。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原野的味道,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长江。”唐利贤作为90后的小妹,似乎被眼前的美景“吓”到了,虽被风吹乱了头发,腿脚开始打颤,但仍不忘赞美眼前的一切。

有的人受不住美景的诱惑,收住了脚步,有的人则希望更早感受大自然的震撼,先一步飞奔而去。这第一道山脊像是一个关卡,将我们划成了两个队形。

先头“部队”经过10多分钟的飞奔,已经将身影掩进了灌木丛中,只能听到远远传来的呼声:“喂,下面的人你们到哪儿了?”“嘿,加油哦,我们在前面等你。走不动了我给你们来支士力架,要不要再来一瓶脉动?”

然后就是一阵爽朗地大笑,笑声在风中渐飘渐远。

害怕体力不支,我仍跟随着最后的梯队,这里是大部队阵行,路中如果有哪位同伴体力不支,还能有个照应。

行不多时,我们已走出荒草地,开始进入灌木丛了。

“前面有人家,还留有曾经生活过的痕迹。”60多岁的向导孙大叔告诉我们,他小时候到过这山里砍柴,对这一带山形很了解,那个曾经有人居住过的地方便是他们玩耍的好去处。“听老一辈讲,那里早年有一家姓杨的人居住,埋在土里的‘兑窝’(一种地方百姓舂谷物的石头器具。)就是见证,据说至今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DSC_0118

兑窝。古时候人们舂谷物的石制器具。

我们甚是感叹,能居住在这大山深处,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因为我们目之所及的地方难见一户人家,如果放现在,那孤零零的房子矗立在这大山上,我怕行人都不敢踏近一步。

此时天空飘来了小雨,但灌木丛垒起的华盖,将我们紧紧地裹在它的身躯里,小雨便再难钻进来。听细雨沙沙传情,闻山风呼呼送爽。此路我不知诗圣杜甫是否曾经来过,但我想如果有文墨大师到来,必将诗意大发,也难怪赤甲集团开发此处时会将这条路命名为“诗意古道”。

DSC_0114

诗意古道最原始的味道。

行进中,石块垒起的小道,在岁月里还没陨落,只有那绿肥红瘦的苔藓铺在石块上,让人感受到它历经了多少岁月和沧桑,虽然它的主人早已离开百年,但它仍然坚守在曾经奉献的地方。

“到了到了,这里就是曾经有人居住的地方,大伙在这休息片刻,保存好体力,下面的路会难走一点。”向导拿出背包里准备的干粮和水,大家分坐在一个像样的平地上,开始补充体力,但此时,已没有出发时的雀跃,交谈也少了许多。再看年轻小妹们的手上,已有不少划痕,静静地坐在那里自顾着揉捏着腿脚。

DSC_0112

略作休整,前面还很远。

停留是短暂的,向导告诉我们,现在才走距离终点还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所以大家必须赶紧向上攀爬。

接下来的路,让我们一行人终生难忘。

灌木丛越发浓密,黄大树老师告诉我们,这条路以前是没有的,前不久决定开发这条路时,才由护林人重新开辟的。向导拿着镰刀在前面一路领走,所过之处都是刚被砍倒的灌木,所谓的路,只是刚够一个人钻过,一米六七的个子,需要猫着腰,抓着两旁的灌木才能向前行进。

DSC_0177

丛林路上小憩。

此时进入一处叫“火焰山”的小峰,因为形似火焰而得名。这座山一面是如刀削的万丈悬崖,一面是荆棘丛生的山林。护林人为了让登山者更好地观景,沿着悬崖边砍出了一条观景路。毫不夸张的说,向外不足十公分的地方,如果一脚踏空,那就只能飞身长江了。

DSC_0138

哥子,下面就是长江,注意姿势,姿势。

眼前的美景已经让我们忘记了对高的恐惧。仰望,那赤甲山就耸立在眼前,向导却说,照我们这种蜗牛速度,起码还得三个小时才能登顶;俯瞰,碧绿的长江像一条丝带,飘在我们的脚下,此处垂直向下,应是高近千米的悬崖。

DSC_0152

灵活的胖子你也要慢点儿,下面可是万丈悬崖。

黄大树老师说,我们所处的位置,就是当年杜甫写下“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著名诗句的地方。

DSC_0168

据说这是曾是杜甫来过的地方。

站在山顶,身临其境中,我陡然来了“山高人为峰”的感觉。如果我是诗人,定放声豪作;如果我是歌唱家,定纵情高歌;如果我是作家,估计只能发出“纵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的感叹。

DSC_0231

对面的人小心了,那下面可深了。

美中不足,才华所限,空有无尽的惊叹,却难舒此景此情。唯有将此留给大师的笔墨,让我们去观瞻。我们的目的地还在前方,带着不舍和遗憾,继续出发……

后面的路相对来说算得上“高速”了,那上面曾有人家,近几年奉节县打造“三峡之巅”,作为高山移民,他们迁去集镇或者县城了,估计路边的鸟儿也搬了新家吧,绝壁上的树枝头,还能见着它们的空巢。

DSC_0194

小鸟搬家了,只剩空巢。

真正有了路,大家的行进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而此时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缺水。大家嘴里不再讨论风景,不再打趣聊天,最多的话题是怎么样能喝上一口清泉,但向导遗憾地告诉大家,只有登顶,那里的人家才有。

同行的伙伴不得不提醒向导,下次再有人徒步登山,一定记得告诉他多带饮水,因为这里许多同伴没有野外生存的经历,缺水的时候才突然觉得它有多么可贵。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向着最高处进发。向导不时倒记时:还有一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还有十分钟……大家都加快了步子,不止为水,也为终点,许多人都战胜了自己,克服了他们从没遇到过的困难。他们自我调侃说:我们登的不止三峡的巅峰,我们也攀登了自己人生路上的一座巅峰。

DSC_0180

没有水了,我好渴好渴。

“嗡嗡”声传来,那是先头部队的伙伴开始无人机拍摄了,那“家伙”在我们头顶上盘旋。同伴说,他肯定在镜头里嘲笑我们走得这么慢,但回去后我想真实地记录下这一次登峰之旅,告诉他们我都经历了些什么,告诉他们这一程我走得多么难忘。

DSC_0254

就是这个飞在天上的“家伙”曾挑逗了我们。

终于,在下午2点47分,我们到达“三峡之巅”,回望来时的路,心底无尽地感慨。大江如丝带,在我们脚下飘得更加遥远,极目远眺,壮丽山河尽在眼底,此时,那“会当凌绝顶,一览纵山小”的诗句来得如此应景,来得如此贴切。

伙伴们已忘记了来时的艰难,那种挑战自我、战胜自我的喜悦,已将疲惫淹没,他们不止站在了“三峡之巅”,更是站在了他们人生的巅峰。

合影、放风筝、雀跃地飞奔,尽情地享受着来自大然的馈赠。不久之后,“三峡之巅”的名字将飞向世界各地,这里也将成为那些文人墨客和旅人的必达之地。

DSC_0264

回程的路走起来特别兴奋。

编辑:fjuser27

(原标题:攀“三峡之巅”处女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