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新闻中心 要闻

【身边的榜样】奉节大树镇岩仙村好支书李清平

2014-09-07 20:31 来源:夔门报社
“因为李支书,我们才逃过一劫!”
岩仙村凌晨滑坡 21人幸免于难
中国奉节网讯(记者 方历朝 实习记者 刘诗斌)9月2日凌晨4时许,被大雨连续冲刷了数天的岩仙村4社生基岭,再也支撑不住。依山而建的房屋、院墙、田地在大面积的滑坡中不断扭曲倾倒。住在当地的26人最终逃出21人,1人死亡,4人失踪。
村民们谈起那恐怖的一夜,还在犹自惊心。他们看着被灾难毁掉的家园万分悲痛,却没忘了早先冒雨前来示警、安排人员值班、才使得大多数人幸免于难的李清平支书。
村民杨清弟握着李清平的手说:“如果不是李支书,我们这里的人,怕是全都逃不了啊!”
大树镇至蓝靛村途中一段长约100米的道路被泥石流覆盖,过了蓝靛村才是岩仙村。

多日奔走,李清平的左脚脚踝处已明显发肿。

李清平(前排左二)和幸免于难的村民们。

李清平来到村民家中,为寄住在这里的受灾群众发放了未来一段时间的应急生活补助费。

李清平每天巡视,将一根木棍作为监测工具插在缝隙里时刻派人观察。

山下的残垣断壁,已无道路可通。

岩仙村村委至生基岭的公路严重损毁,李清平同村民在靠山一侧刨出一条宽40厘米的摩托车道。

李清平在该村4社生基岭查看灾情。


杨清弟同妻子还有其他两个受灾群众寄住在村民家中。
 

在滑坡中失去家园的68岁村民杨书德。
 
   冒雨徒步 支书提前预警
岩仙村属奉节县大树镇,海拔在1000米以上,离着镇上大约8、9公里。从8月26日雨水开始不断侵袭时,李清平就每天在村里查看,提醒村民要注意防汛减灾。
9月1日,暴雨。看着这场雨愈发肆虐,岩仙村村支书李清平心头愈发烦燥,他担心这场暴雨会给村里带来灾难。一大早便带着雨伞,卷起裤管,在大雨里艰难地往村里走去。
“那天的雨特别大,雨伞根本挡不住,我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一天之内就换了四次衣服。”李清平讲。他沿着公路步行5公里,沿途只要碰到一个人就提醒要注意防灾。“我看到公路旁不时有山上的泥土石头冲垮在路上,心里相当担心。”
大清早出门,李清平沿途查看,来到4社的生基岭时,已经是下午。他一到地方便召集周围村民开会,告诉大家,这场大雨厉害,几十年未遇到过,路上已经看到几处土包被冲塌了,摩托车都过不了。“你们在这里住,离村委这么远,现在停了电,手机也打不通,你们要注意哟!”
大家七嘴八舌,有人夸他有责任心,表示感谢;有人觉得他大题小做,生基岭从来都不是地灾点,大家祖祖辈辈在这里住了上百年,不会出什么事。
李清平摆摆手,斩钉截铁地说:“不管这里是不是地灾点,以前发没发生过灾难,提高警惕总不会有错!”随即,他就安排村民杨书和和杨福弟、汤木成和彭书华4人在村头村尾轮流值班,一旦发现险情,要立马通知大家。他讲事实,摆道理,最终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
滑坡陡袭 21人幸免于难
次日凌晨3点多钟,所有人都在熟睡中。接替杨书和的杨福弟起床没多久,便发现用黄土夯成的墙上出现了许多裂缝。“我当时看到有裂缝,就觉得这雨实在太大了,心里感觉不对劲。”杨福弟告诉记者,当时已经停电了一天,天黑看不见,外面雨又下得大,他带着伞和手电出门查看,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到得凌晨4点,他才听到响动。“我听见有石头落地的声音,砸进水里的声音,院子里的木架子倒的声音。”杨福弟说,当时他就想到肯定是垮山了,连忙大声喊:“跨山了,快点出来跑啊!”
由于生基岭的这上十户人家在这块自上而下呈缓坡的地势上住得很散,房屋纵向排列,长度就接近两到三公里,他同彭书华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面,疯狂地朝中间边跑边喊。
惊醒的村民们在听到呼喊,发现有异动后,来不及收拣细软,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在黑暗中,伴随着大地的“奔流”,人们前呼后应,相互搀扶,凭着直觉往高处爬去。待到天亮,侥幸逃脱的人们向这片熟悉的土地放眼望去时,已经分不清这是荒山,还是曾经熟悉的家园。
据村民们讲,李家大爷家是最先垮的,当时垮得太快根本来不及跑。李大爷老两口已年近70,他的幺弟两口子当晚过来串门也歇在哥哥家,加上李大爷的儿子一共五人,最后只有他的儿子跑了出来。其余四人至今下落不明。而另一王姓老人在失踪一天后,被在此参与搜救的村主任彭书怀和村会计彭会易在她家垮塌处100米外找到了遗体。目前整个灾难致1人死亡,4人失踪,21人得以逃脱,逃脱的人中,8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4人。
交通受阻 支书带头寻人救路
灾难发生后,当地村民派人火速通知村委。李清平在接到通知后一边派人下山向镇政府报告,一边组织人员前往救援。
赶到现场后,逃出生天的村民们一看到李支书,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嚎啕痛哭。李清平安抚好大家,统计了人数后,便安排所有失去家园的村民去到他家里安顿,随后他便深一脚浅一脚,带着数十人拿着锄头,在废墟上寻找失踪的5人。
持续的暴雨同时也造成了大树场镇连接岩仙村公路的断道。多达十余处的山体滑坡,泥石流冲到公路上,将公路阻断。在接到求救后,成立在大树镇的救灾指挥部迅速组织消防救援人员前往救援。而因为断道,一路上泥泞不堪,救援人员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才赶到。
“路不通,救援物资和大型机械上不来,我们只能用手刨,用锄头挖。”李清平叹息说到,开始连村里的公路都断了道,从村委到生基岭都需要步行。考虑到救人要紧,他又组织村民用了半天的时间抢通了村里的道路,随后又抢通了从岩仙村到蓝靛村的公路。
就这样,李清平有路的时候骑摩托,没路的时候靠步行,在村里忙上忙下,一刻不得停歇。他常常是到一个点就安排人手,具体指导操作,等到安排妥当,就去往下一个点,而他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生基岭。他说:“没有机械,我们也要找,他们活着,我们能多救一条命;他们没了,我们也要找到他们,将他们入殓!”
现在,从大树场镇到岩仙村,要花费一个小时步行至蓝靛村,然后才能从蓝靛村乘车前往。“比起前几天,算是好多了。”李清平对记者说,幸亏这两天雨停了,太阳晒上两天,路上的泥坑也好走了些,只是他担心要是再下雨,这路又该不好走了。
安抚众心 “村委就是你们的家!”
李清平告诉记者,这次的滑坡量,估计在600万方以上,21个逃出来的村民许多都是“孑然一身”,家算是被彻底毁了。
“滑坡后,我把他们带到我家,安抚他们的情绪,让我妻子为他们准备食物。”李清平说,前两天,受灾群众、救援队、政府工作人员,来一波人,妻子就做一顿饭,一天下来,能做二十几次饭。
他的老表彭书勤,自己的养猪场遭了灾,冲走了百多头猪都没能顾上,就跟着他们村上村下到处跑,寻找失踪人员、抢修道路,还自己花钱买米买肉买面,自己背上来捐助受灾群众。
“也是庆幸我的身边有这么多的人支持我,我的工作才能更好地开展。”李清平说,村里其他的村民也是灾后纷纷主动捐出粮食。现在,21个人全部分散居住在其他村民家里,政府为他们每人每天发放15元的应急生活补助。
“多亏了我们有个好支书啊!还有收留我们的好心人!”村民杨清弟的家在这次滑坡中全部垮塌,成为一片废墟,他和妻子在听到值班人员发出的警讯后逃了出来。杨清弟今年51岁,铁铮铮的一个汉子,说起这一切就是老泪纵横,其中有万分的悲伤,也有无限的感动。
李清平安慰他们说:“你们的家没了,村委就是你们的家,失去家不可怕,最怕的就是失去信心,只要人还在,万事都能从头来,要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温暖的家!”
目前,岩仙村至大树镇的道路尚未打通,许多地方步行都非常困难,村里受灾的群众基本生活暂时无忧,但是还缺少衣物、棉被和帐篷。失踪的四人至今下落不明,滑坡点需大型机械进场清理搜索。

 

编辑:潘海容

(原标题:夔门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