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奉节网 诗城文苑 人文典故

鲍超其人

2014-03-14 09:41

    鲍超(1828-1886),奉节都里六甲安坪藕塘人,初字春亭,后改春霆。家极贫,5岁时过寄其伯父作养子。道光三十年((1850),随生母刘氏入县城,住五里碑红岩洞。刘氏给人当奶母,超在铁匠街一家豆腐坊当杂工,冬季则在碛坝盐场拣煤炭花(过炉煤)为生。

 

插图

插图

    咸丰二年(1852),广西提督向荣(巫溪县人)在宜昌募兵,组建“川勇营”,超应募入伍。初当伙夫、兵勇。因作战勇猛,咸丰四年(1854)被调入曾国藩洞庭湖水师长龙战舰任哨长,随湘军攻陷岳州、武昌、汉阳、田家镇,升守备。后屡立大功,擢升都司、游击、参将、副将。咸丰六年(1856)秋,曾国藩谓超有将才,足以独当一面,命赴长沙募兵,独立建制,授“霆”字军旗,统兵一万五千人。5年之内,超因作战悍勇,镇压太平军不遗余力,成湘军重要将领,霆军也成为湘军主力之一。

    咸丰六年(1856)十二月,超攻打小池口,乘夜色率军急攻。被滚木击伤左臂,仍指挥进攻更猛,又被击伤右腿,犹不退,后头顶被铅弹击中,鲜血迸流,被救回后休克数日。咸丰七年(1857)一月,太平军英王陈玉成攻占黄梅,各路清军相继挫败。唯霆军独挡太平军,死力相争。七月,太平军败走,超因功升总兵。十二月,超与陈玉成再战于太湖,相持25日,因清军势众,终败太平军,清廷加授超提督军衔。咸丰十年((1860),忠王李秀成攻曾国藩祁门大营,形势危急,超率军急驰百余里救援解围,清廷赏苏博通额巴图鲁名号。同治元年(1862)正月,清廷赏超黄马褂,授浙江提督。同治三年((1864),因超屡克名城,得使宁、江、苏等地为清军控制,联为一片。七月,又会同曾国荃攻陷天京(今南京),清廷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赏双眼花翎。后克瑞金,搜获天王洪秀全幼子福瑱,清廷赐一等子爵,后赏加一云骑尉世职。这时,鲍超由于镇压起义军达到了他事业上的顶峰。

    太平军失败以后,捻军重整旗鼓,日渐壮大。超与捻军战于河南、湖北等地。同治六年(1867),超会同淮军刘铭传在湖北尹隆河(即永隆河)夹攻东捻军。铭传抢功先行攻击,反而被围,总兵唐殿魁、田履安被击毙,刘铭传及其部属坐以待毙。这时霆军如期而至,猛攻东捻军之背,东捻军损失万余人,刘铭传得以逃走。后李鸿章袒护刘铭传,反而诬告超以失机冒功罪请斩,清廷改为严旨斥责。超见有功反被严饬,一怒之下,坚决称病辞职引退,霆军30营遂被李鸿章遣散。

    鲍超返回奉节之后,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大修公馆,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

    光绪六年((1880),超被清廷授湖南提督,当时因伊犁事件沙俄无理滋事,超奉命召集旧部,驻守直隶乐亭(今属河北),加强防务。后《中俄伊犁条约》签订,又称病辞职。光绪十一年(1885)春,中法战争进入关键时期,超奉旨去云南边境作战,当时超虽年老多病,但仍奋不顾身,星夜调集旧部,招募兵勇,驰奔云南,驻守云南马白关(今马关)外,后清政府与法国议和,超闻后,愤怒已极:“圣上昏聩,有负天朝。”旋撤防回籍。

    同治五年((1866),清政府积欠霆军铜银200万两,筹补不易,超主动全部报捐,并请求为四川省、夔州府增加乡试名额文武举人14名,永加夔州府秀才12名。同治九年((1870),奉节县城几乎全部被特大洪水所吞没,水刚入城时,城中秩序大乱,一些人趁机打劫。鲍超派出家丁数十名维持治安,人心大定。洪水退后,超又捐资清除街道淤泥。同治十年(1871),超捐资修复文峰塔、府学、报恩寺、府城隍庙等。

    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死后清廷谥“忠壮”,追赠太子少保,立专祠,国史馆立传。鲍超死后葬于奉节县北12公里的冉家坪。墓为大土堆,墓室石条拱砌,巨柩三道铁箍,穿铁链悬于墓室。1958年鲍超墓被毁,今不存。

返回顶部